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轩辕府小说

第24章 轩辕府

来源:靠谱文学网 时间:2021-07-22 20:47:22
封神证道状态:连载中作者:孟小胖全文阅读

元神大陆最低峰之上,易烈身着黑袍,肩背一把漆黑武器,目光锋利的眺望着天际。悲惨的童年时代孕育出了刚毅的性格,因女友莫名的感觉被抓,无可奈何踏往了修练之路。待历经磨难千辛万苦后终于等到横岗镇,座落在埃咖城南面百余里外,此地紧靠魔兽山脉,人烟稀少。。

封神证道 精彩章节

站在翼龙背上,目光锁定在门边上不知什么时候已抬起头看着易烈的小兰,此时小兰对上易烈的目光,嘴巴微动了一下,已易烈的眼神自然能看得出,小兰的口型是“保重”二字。

易烈朝着小兰点了点头,随后又朝着老者一抱拳朗声道:“多谢小兰小姐和老先生的救命之恩,易烈不会辜负老先生的托付,如小子有命定会回来看望!”

说完单脚轻轻一跺,翼龙兽咆哮一声冲天而起,朝着易烈当初掉下的那个清风崖火速掠去。

看着少年远去的背景,老者心中不免有些落寂,随着老者脚步移动口中喃喃道:“小子!你一定要活着回来看望我这个老头子呵!”

埃咖城。

一所气势宏伟又戒备森严府邸不免引起路人过客的注意,府邸占地极广,府内建筑格局显然经过精心布置,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可谓是气势恢宏,富丽堂皇,而府邸正上方的府牌上赫然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烫金大字“轩辕府”。

艳红色的大门前,站立两个威武大汉,大汉身着黑色劲装,腰间兼是插着一把闪着微微寒光的斩马刀,一股肃杀之色在大汉身上缓缓升腾着。

府邸内的一所房间内,一名少女依窗而立,少女看似十六七岁梳着一头分发分肖鬓,身着紫色长袍裹着玲珑有致的诱人身段,面容清秀倾国倾城,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来形容,好像都已不够,只是此时眉宇微邹好像在想什么心事。

咚咚咚……几声轻轻的敲门声仿佛打乱了少女原本的思绪。

少女身体微微一颤,并未转身只是轻喃了声:“进来吧。”

吱呀……随着一声推门声,一名看似比少女稍大一点的女子行进屋内,女子同样一身紫色长袍,虽比不上少女的容貌,但也是相差无几。

“茜儿,你还在想那件事吗?”女子轻步走到窗前,望向日渐憔悴的茜儿,心中微微也有些难过。

这名少女显然就是轩辕茜儿,而推门的女子则是仲柔,自从清风崖回来,轩辕茜儿一直魂不守舍抑郁寡欢,此刻茜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为变成这样,反正心中就是一阵阵失落,和莫名的伤感。

“我没事。”看着窗外,茜儿轻声回道。

“明天我会随轩辕佣兵小队进入魔兽山脉,路线刚好经过清风崖,到时候我……”仲柔也默默的看向窗外道。

“派出去这么多灵之气的灵者,都未找回半点消息,你又怎会遇到他。”说完茜儿轻叹一声接着道:“你又觉得他随虎鹰一同掉下清风崖,又有几分生还机会?”茜儿收回目光看向仲柔。

“随不知道他现在是生是死,但是他也是为了我们采”还魂草“掉下去的,到时候我还是在找找吧,希望他还活着。”仲柔对上茜儿那让人不由心生怜悯的眼神,安慰着轻声道。

轩辕茜儿在次把目光转向窗外,轻点了点头不在说话。

看到茜儿这样,仲柔自然也不会好受,说了几句关心的话后便退出了房间。

此时窗外的天空,显的雾蒙蒙的,好像又要快下雨了一般。

茜儿依然立在窗前喃喃道:“那天的天空好像也是这个样子吧,只是你现在身在何处呢……”说完又一声叹息。

清风崖。

吼!一声彻天惊吼声缓缓在崖间回荡,随着吼声的落下一只庞然黑色翼龙兽从崖下飞速掠向崖边,接着翼龙兽的巨大肉翅扑扇几下,翼龙兽慢慢落下。

砰!一声巨响,随着翼龙兽的落下一双巨爪已深深陷入土中,呼!从翼龙兽背下闪下一人,定目一看显然便是从幽兰谷出来的易烈。

一跃而下的易烈转身朝着翼龙兽沉声笑道:“谢了翼龙兄”

吼!又一声轻吼,翼龙兽在次扇动它那强劲有力的肉翅,震翅而起,在天空盘旋一周扭头冲下崖底。虽然易烈不清楚这到底是几阶魔兽,但是之前听大师讲过,超过七阶的魔兽已具备超凡的灵性,是可以听懂人说话的。

看着翼龙兽的身影消失,感受着山脉中魔兽的吼声和天空中不时飞过的飞兽,易烈有一种至死地而后生的感觉。

整整衣着,把漆黑色的血祭刃背在身后,易烈也是转头朝着魔兽山脉中行去。

走着略微熟悉小路,想着老先生拜托的事情,自己深仇未报,还有轩辕茜儿……易烈心中倍感有些压力。

甩了甩头,深呼了几口气,正想魔兽山脉深处行去,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声猛然传来。

“好像有打斗声?”易烈心中想道。

易烈双腿一震,随着声音快速行去,快速行了大概几百米,打斗声已近在眼前,易烈猫着腰拔开树丛。

“把二阶红蜂兽的魔核交出来,本小爷可以饶你一命!”一名二十岁左右衣着华丽的绸缎衣衫的壮硕青年对着一名看似跟易烈年龄差不多的青衣少年说道。

青衣少年有十七八岁左右,高头不高,身材微胖,长的虽不能说帅气,但也算是魁梧。

“那二阶魔核本就是我从受伤的红蜂兽身上挖的,为什么要给你!”擦了下嘴角的血丝,青衣少年怒道,显然青衣少年已被打伤。

“为什么?你问问他们我做事有为什么吗?哈哈哈”壮硕青年指了指身后一行身着黑衣的大汉们,大笑道。

青年身后的大汉们也附和着青年大笑起来,大汉们全部身着黑衣,左胸处都是有枚闪着金光的黑鹰的标志。

“夏家佣兵团?夏风!”易烈暗道。之前在山洞躲雨时碰到正是这位欺强凌弱花心大少夏风。

此时夏风手持长约一米半长的宽背大刀,正缓缓朝着青衣少年逼进。

“在不交不出来,我可自己拿了!”随着夏风步步紧逼,眼光也是寒光显露无疑。

“你们夏家就是个贼窝!有种来拿啊!”青衣少年嘶声怒喊道,元气能量也是暴涌而出,看样已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不识抬举,找死!”夏风说未落下,刀已出手。

刀上凝聚而出去元气能量加上刀气,如果砍在青衣少年身上,不死也差不多了。就当刀锋快砍在少年身体上时,一声怒喝炸然响起!

“住手!”易烈猛的窜出身形,众人只觉眼前一闪,一道人影已站在少年身边。

“你们总是这么不要脸吗?”易烈不觉的笑道。

“嗯?”夏风手中宽背大刀一顿定目一看,忽然在次大笑道:“原来是山洞内那个靠女人活着的小子啊!哈哈”

接着夏风面色一冷道:“这事跟你没有关系,别趟这浑水,不然那个小婊子也救不了你!”

呼!易烈全身猛然已被元气铠甲罩住。

“你刚才说什么?”易烈咬了咬牙眼睛微眯道,虽然对眼前的这些人没有什么胜算,但是夏风刚才那句话,的确已挑战了易烈的底线。

“哟!还有脾气了?我说她是个小婊子!”夏风故意加重了语气,更是一步步走向易烈。

“别说我丈着人多,你就跟我一个打,如果打得赢我,你可以一并带走这个小子!”夏风好战和自大的心性暴露无疑。

易烈对上夏风放着寒光的目光轻声道:“你会为你刚才的话后悔的。”接着从后背拔出漆黑的血祭刃。

“受死吧小子!”夏风轻吼一声土黄色的元气能量付在身上,已欺身上前。

一柄宽背大刀加杂着元气能量,朝着易烈左肩砍去。

易烈也是在同一时间,持起血祭刃刺向夏风左胸处,拿起血祭刃时刃尖划过的地面,已变得焦黑。

夏风眼中一冷,刀身一横挡在胸前,左手猛然甩出一颗蕴涵着狂爆元气的能量球。

易烈右脚猛然一跺,地面微微轻颤一下,易烈的身体也是向在左侧贴着能量球划过。

轰!能量球击中易烈身后的一颗大树上,随着一声闷响大树应声倒下。仅仅一瞬间,两人一过一招,身形各自爆退。

“哼,凡之气八重而已,还学别人充大头!”夏风不由冷笑一声道。

“虽然你比我修为要高,但是也不见得你会赢!”易烈嘴角缓缓上扬,真正的战斗才能激发他体内的潜能,所以他才会越战越勇,面对任何敌人都毫不畏惧。

“是吗?”夏风阴笑一声,身体缓缓后退,甩手把宽背大刀插在地上。

“血变!”突然一口鲜血从夏风口中喷出,接着鲜血被夏风挥手抓在掌中,而随着夏风把元气能量输入鲜血中时,鲜血仿佛受到某种牵引一般开始沸腾起来。

“试试我的黄阶高级武技”噬血手“吧!”夏风轻喝一声,身体已陡然朝着易烈掠去。

“风魂咒!”易烈感觉着眼瞳中越见变大的血手,元气已在体内快速凝聚出魂魄。

“去!”暗喝一声,魂魄已从易烈体中爆冲而出,张开犹如黑洞一般的大口朝着夏风的血手撞去。

“啊!那是什么?”几名黑衣大汉不由轻声道。

不光是几名大汉,看着黑雾缭绕的魂魄夏风心中也是一惊,身体却未有停顿,元气在次涌出,身体如弦上利箭一般加速飞射出去。

魂魄直接击在了夏风充满霸道劲力的血手上,在碰到魂魄一霎间,夏风心中已微微后悔起来,因为他明显感觉看似只是元气凝聚的魂魄,但是对上魂魄那双黑色却无光泽的眼睛时,总觉得内心深处有些发颤。

封神证道状态:连载中作者:孟小胖全文阅读

元神大陆最低峰之上,易烈身着黑袍,肩背一把漆黑武器,目光锋利的眺望着天际。悲惨的童年时代孕育出了刚毅的性格,因女友莫名的感觉被抓,无可奈何踏往了修练之路。待历经磨难千辛万苦后终于等到横岗镇,座落在埃咖城南面百余里外,此地紧靠魔兽山脉,人烟稀少。。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