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原来我是艺人

第二章原来我是艺人

关乌鸦 2022-06-24 02:15:50
“叮咚~叮咚~”韩觉听见门铃下意识地走了过去的。走了两步,猛然突然停住,才反应时回来这里也不是自己家!韩觉随后来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下去平静下去剧烈跃动的心脏,逼迫自己冷静下去,接着三趾树懒一样四肢着地,缓缓躺回沙发,扭着一颗脑袋目光炯炯地盯着门口。在他的计划里,走了两步,猛地停住,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自己家!。...

“叮咚~叮咚~”

韩觉听到门铃下意识地走了过去。

走了两步,猛地停住,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自己家!

韩觉先是来了几个深呼吸,平复平复剧烈跳动的心脏,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树懒一样四肢着地,徐徐躺回沙发,扭着一颗脑袋目光炯炯地盯着门口。

在他的计划里,如果有人能开门进来,他就立马装睡。

之前韩觉认定,假如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屋子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落脚点了。

而现在,很可能就是意外来了。

门铃响了几声,终于没有再响。

韩觉支着脑袋听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苟且成功,顿时松了口气。

就在此时,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猝不及防地响了起来。

“从周一到周日,你都如此易碎……”

手机铃声是一段女声的清唱,音质并不算好,很明显是录的。声音倒是好听,情绪也都……

【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韩觉扑上去把手机拿起来。

声音不高,却足矣把韩觉吓一大跳。

他慌忙地在手机边上摸索了一阵,将之调成静音,祈祷门外的人刚才没有听到。

屏幕上显示的是【编号7343】,一个奇怪的名称备注。

就在韩觉猜测这个【7343】是不是监狱劳改号的时候,一阵轻微的钥匙碰撞门锁的声音响了起来。

韩觉头皮瞬间发麻!

将手机放回茶几,一个战术翻滚,扑回沙发,作睡死状。

“咔哒。”

门开了。

进来的人没有换鞋子,皮鞋直接踩上了地板。电视上正在放欢快的广告,但是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落到韩觉的耳朵里,不啻于雷声般吓人。

玄关连着客厅。过了玄关,一眼就能看到沙发。韩觉听到对方径直走来的脚步声,感到自己背后已经出汗。他甚至能感觉到有炽热的目光停留在他脸上,让他脸上一阵发痒。

对方停在了韩觉身边。

电视广告与广告衔接之间,出现了片刻安静。

茶几上的手机不再振动。

现在这个屋子,最响的声音应该是韩觉的心跳声。

韩觉不是什么菜鸟,前世被催稿的时候装病,装睡,装死,都是身经百战了的。

不能眨眼,不可急促呼吸,也不可没有起伏地呼吸,脸上的痒意也是心理作用,得忍。

如此过了很久,也可能只过了一会儿。韩觉听到对方走进了卧室。

蒙混过关。

韩觉松了一口气,猜对方的身份。

【房东?】

下一秒韩觉听到卧室传来衣柜开合的声音。

【不是房东!】房东不会翻箱倒柜。除非原身跟房东同居。

【是亲戚?还是借宿的朋友?】韩觉正胡思乱想着,突然感到有东西飞过来罩住了他的脑袋。是一层软布。

韩觉一下子弹了起来,以为被人套麻袋袭击了,张牙舞爪地把盖在脑袋上的东西给甩到地上。

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沙发边上,年龄大致在三十左右,戴着一副金边细框眼镜,短发。穿一件妥帖的藏青色衬衫,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眼神冷漠地直视着韩觉,看得韩觉心里发毛。

韩觉并没有和来人对视多久,而是假装看清了对方是谁之后,不耐烦地又躺回了沙发。

这是正常人被打扰了睡觉之后的正常态度。

男人指着被韩觉甩到地上的东西,冷声开口:

“换上这些衣服,跟我走,有活了。”

直觉告诉韩觉,如果现在拒绝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太好说话的男人,绝对,绝对会引发不必要的争执,争执意味着对话,对话建立在拥有一定信息的基础上。

韩觉现在对前身的一切都不了解。在没有摸清前身的社会关系之前,不宜过多接触熟人,以免走向不可控制的方向。

【有活了】,说明前身跟眼前这男人做了约定,是计划好的事情。所以他再拒绝的话,就显得很奇怪了。

韩觉眉头紧皱,慢吞吞地起身,看着被他刚才打到地上的衣服。

白色衬衫加牛仔裤,一种不犯错误的搭配选择。

【什么活需要特意穿上这种装扮?】韩觉回卧室换好衣服,来到玄关正要穿鞋,男人指了指一双白色的板鞋,说:

“穿这双。”

【连鞋子都要指定?乖乖,可别说这是我男朋友!……还是我被包养了?不不不,往好了想,可能是去相亲?】面无表情的韩觉,心里可劲儿地猜着。

乘电梯到了地下室,韩觉跟着男人坐上了一辆轿车。他坐副驾驶。

车的内饰并不高级,但十分干净。

惴惴不安的韩觉一开始,还在想着等会儿遇到熟人后的应对方式。但是,渐渐的,随着车子行驶到了繁华的街上,心里的什么都被放到一边了。

看着路边来往路人的着装,不说教科书般的搭配,但每个人似乎搭配的衣服都很有章法,一些人穿得大胆,搁前世必然被一顿猛拍,然后现在周围人对此却熟视无睹。

远远看到一群亭台楼阁,规模颇大,连成一片,下面人来人往,韩觉以为是什么这个世界才有的景区。等开近了一看,发现原来不过是家酒店。

韩觉服了。小到路边公交车站牌设计、分类垃圾桶,大到公共造型艺术,建筑设计,无不体现着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平均审美水平比前世要高。

这些美学的韵味和设计的精巧,入目直达韩觉的心里,惊叹的笑容不自觉就挂上在了脸上。切身体会到一种出国感受异域人文的感觉。

但现实就是不给他松一口气。

没等韩觉继续饱览华夏古韵传承之美,他就听边上的冷脸男说:

“等下是上《吐槽大秀》,本来只要小涵当嘉宾,最后降价把你打包一起上节目了。你到时候只要按照台本说就好了,别人说到你的时候控制好自己,你如果场上失控,节目组是不会放弃这个话题的。你好自为之。”

用了10秒钟,韩觉才确认他刚才到底听到了什么。

上节目?

我?

我等下要上节目?!

韩觉强装镇定地看向窗外,大脑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车子在路上疾驰,估计他都想开门跑走了。

韩觉终于想通了,刚才奇怪的种种现在也都有了解释。

被指定换衣服,指定换鞋,有活了就走……

韩觉之前看过衣柜,家里的衣服质量都不差,且家里到处散落着时尚杂志,娱乐杂志,八卦小报,一本正儿八经的书也没有。单独有个小健身房。也有个书房,但里面放着电脑和家庭投影仪,小书架上杂七杂八的物件就是没有书。最后单独有个房间奢侈到放了很多乐器。

韩觉一开始逛屋子的时候,找不到跟职业明确相关的线索,就以为自己是某二代,职业是打发悠闲时光。

现在终于真相大白。

如果能再来一次,在冷脸男让自己换衣服的时候,韩觉发誓一定会绊倒边上这个不是他经纪人就是他助理的男人,然后离家出走,找个工作,然后以看完这个世界所有的,电视电影动画漫画小说,玩遍所有游戏,为终生目标活下去。

现在的韩觉沉浸在不能当个咸鱼了的失落当中,至于边上冷脸男接下来继续说些什么,他已经听不进去了。

明星是肯定不来当的,谁爱当谁当。

前世他就是这个圈子里的一个,很清楚明星在光鲜背后的难言之隐。镜头是一件束衣,不准你快意做自己;合约是一把外钝内利的剑,抵着所有敢反抗者的手脚筋。

韩觉受不得约束,做不来这行。坐在车上的他,脑子中已经开始想如何干脆利落地结束自己的演艺生涯了。

听边上这家伙说的降价打包,可以判断出前身应该是个扑街艺人。即便长相不赖,但算算岁数也快三十岁了,就算是块小鲜肉也应该快烂了。

【那就好办了。干脆混日子混到隐退得了,先摸清这个世界是什么个情况。】

这边韩觉心里刚做好决定,恰好目的地也要到了。

车子停在了一件大型建筑物的边上停车场里。

极简主义的建筑物目测有20楼以上。人来人往的有几个人搬运着摄影器材,也有盛装打扮的人被领着进了楼。特别热闹。

“跟上。”冷脸男径直往前走去。

韩觉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顶着一脸印象中明星该有的冷漠脸,跟着冷脸男往建筑物的门口走去。

一路走去,也吸引了不少的回头率。

韩觉用余光感受到一道道视线之后,心里也是别扭、心虚的。因为他对前身毫无了解,不能保证自己的举动都是符合前身行为习惯。

韩觉心里为自己的扮演而发虚,所以竖起耳朵努力听路人在他说什么,以便调整。

“好帅!这是哪个公司的?”一个女生拼命拉着身边的朋友。

“哇~这男的挺帅啊。”另一个女人挑了挑眉毛,赞了一声。

“头发都油成一团了,还帅。”这是来自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懂什么,五官帅啊,而且头发只是油而已,毕竟油了可以洗,不像你,头发掉了的话可是怎么洗都洗不回来的。”

“这个人好像是韩觉啊……”

“啊?他就是韩觉?他还在圈子里?”赞叹的声音立马变成了嫌弃的声音。

“……”再后面的对话就听不到了。

韩觉暗暗埋怨自己太帅了,导致搜集到的有用信息实在太少了。

……

坐电梯到达楼层,迎面走来两个人。

一名年龄在三十左右,面相稳重,却满脸笑容的男人出来跟韩觉握了握手。

“韩老师,您好您好,我是负责您的编剧。其他嘉宾已经在对台本了,我们也快开始吧。”

韩觉很自然地伸出手,应对道:“行,那麻烦你了。”

话语刚落,对面的两个人就都愣了一下,韩觉身边的冷脸男也转头盯着韩觉。

韩觉看到对面俩人的反应,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的扮演一定是哪里有问题了,但是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个地方。他明明只是说了正常人会说的话而已!

韩觉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

还好双方并没有就这点意外纠缠下去。韩觉跟另一位的导演招呼过后,就被领着去洗头发、上妆、做造型。造型师用的是节目组的。

整个过程韩觉一度感到煎熬,但因为经纪人冷脸男就一直站在韩觉的身后,通过镜子看着韩觉,韩觉只能尽量装作不在意。

韩觉猜测刚才出的差错可能让冷脸男盯上自己了。

这个差错,大概率是自己做出了前身不会做的言行举止。

韩觉心里暗暗叫苦。

这种被打量观察的尴尬,在编剧坐到韩觉身边之后才消散。

负责韩觉的编剧,拿着小本本,问韩觉有没有跟一起录制的哪个嘉宾认识,有没有什么小趣事小轶事——这些应该是创作之初就该问的,但韩觉的电话一直没打通,只能现在问了,看能不能改改加进去。

然而面对编剧的这个问题,韩觉一律摇头不知,就连同公司的小涵,被问起时也摇头说不熟。

负责编剧愁得脸上那双小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只能把稿子留给韩觉,让他熟悉熟悉。

由于韩觉五官和皮肤底子好,上妆并不麻烦,很快就结束了。造型师走后,冷脸男叮嘱了韩觉一句好好看稿,然后也走了。

趁着没人打扰,韩觉把稿子一放,拿出手机,准备查点东西。

第一次正式使用这个世界的手机,手机的造型、材质跟前世的智能手机差不多。

韩觉指纹解锁成功打开了手机。看着满屏幕陌生的图标,韩觉按捺住心情,打算先查查自己。

系统自带浏览器不难找到。

打开,输入【韩觉】二字,搜索引擎自带联想功能,跳出来——

【韩觉去哪里了?】

【韩觉坐牢了吗?】

【韩觉打人】

【韩觉骂人】

【韩觉滚出娱乐圈】

【……】

“?”韩觉拿着手机有些懵圈。

这是怎么回事?搜错人了?

韩觉游移不定地点开了第一个【韩觉去哪里了?】,下面是几个盘点。排的是【那些从娱乐圈消失了的明星】……

韩觉拉到应该是前身的部分。开头的评价写着:【教科书级的一手好牌被打个稀烂。】附带的照片赫然就是他。

有点意思。

韩觉拧开桌子上的水,正打算看故事一样看下去,结果门就又被敲响了。

“咚咚~”

韩觉的负责编剧探头进来,说:“韩老师,您记得怎么样了?待会儿就轮到我们彩排啦。”

“彩排?我还没记住呢。”韩觉悄悄放下手机,把稿子从桌子上拿到手中。

编剧看到了这个小动作,眼里流露出“果然如此”的无奈。

编剧说:“啊,没事儿没事儿,现场有提词器的,等会儿彩排完了还有时间记的。我们现在先过去试试效果吧?”

“行,行。”韩觉收起手机,跟着走了出去。

路上,韩觉跟编剧聊起《吐槽大秀》,了解着大致情况。编剧以为韩觉害怕,就用力挥手说安慰“不用担心不用担心!”,然后介绍起了谁谁谁来过之后,焕发了第二春。

韩觉顿时就明白了,这总体是跟前世国内的《吐槽大会》差不多,有损人,有自嘲,也有洗白白功能。可能因为这世的脱口秀并没有前世那么稀罕小众,编剧用很得意的语气说了好些明星的名字。

到了杂乱热闹的舞台,韩觉被叫上去适应适应,他在舞台中间全身心地感受镁光灯的温度,呼吸。这对前世作为编剧隐在幕后的他来说,走到台前的感受是新鲜的,陌生的,甚至是特别可怕的。但韩觉就是以一种【我是来结束自己星途】的态度,环顾四周,新奇的感受比紧张居多。

到他讲话的时候,他眼睛直直地看着提词板,用无比平淡的语调读着稿子,才发现这吐槽力度太温柔了点吧?

【这一点都不异界,简直比前世的尺度都无趣。】韩觉心想。

排演过程中,节目组不时就会上来提点意见,但是发现无论怎么教,韩觉的表演效果就那样了,于是也就无奈的不了了之。

其敷衍之明显,全节目上下都看在眼中,但谁也没说什么。

韩觉是最后一个彩排的人。

此时距离节目录制只剩两个小时了。

整个录影棚忙而不乱,韩觉在走廊闲逛,才终于看到他的经纪人。

此时冷脸男正跟其他人三四个人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个女人从装扮上来看,明显看得出是艺人。

应该是那个叫小涵的同公司艺人。

韩觉只通过刚才的稿子里,知道她叫林怡涵,其他就一点也不知道了。

冷脸男也看到了韩觉,向韩觉隐晦地招了招手,让他赶紧过来。

这次行程借用了同公司林怡涵的人气,和资源,林怡涵其实算吃了亏,韩觉于情于理过来表示感谢。

韩觉走了过去——没法不走过去,他的休息室就在前面。

林怡涵作为一个智商正常的合格艺人,不管心里是怎么看待韩觉的,但眼下看到韩觉走来后,她还是笑容甜美地打了个招呼:“韩哥。”

韩觉也按照娱乐圈几本礼仪回了个招呼:“林老师,你好。”

然后,大家都被韩觉打的招呼搞得愣了一下。

看着大家投来的视线,以及摆在脸上的震惊。韩觉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又出bug了……

也不知道前身那家伙到底是怎么跟人打交道的……

林怡涵回过神来,说:“我刚才一直忙着记稿子,没能早点过来跟你打招呼。”

“哦,没事。这次能上节目还真得感谢你。”

“啊没事没事……”

看得出来,对方正在很努力地适应一个设定“正常”的韩觉。

韩觉不想再说话了,随便看了看周围,假装被工作人员催促拍摄入场VCR,借口先走了。冷脸男跟了上来,跟观察一只什么奇行种动物似的,视线毫不掩饰。

VCR拍摄不复杂,至少没有像前世那样尬尬的,还强行打广告。

拍完之后,距离录制开始了就不剩多少时间了。

观众已经开始入场了。

韩觉等一票艺人正在后台做最后的准备,整理仪容的整理,对稿的对稿,几个艺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

趁着人类观察家冷脸男不在,韩觉抓紧时间拿出手机,打算搞清楚前身到底是个什么物种。

有关前身的资料已经看了个大概,知道了前身的总体情况:一个天赋异禀,靠选秀出道的艺人,出道即巅峰,红极一时,然而一年后流星般人气消退,最终几近扑街,好几年没了动静。

韩觉一连看了好几个文章,但都充满了强烈的主观感受。这样的文章不能全盘相信。

韩觉就将主意打到了手机上。

还有什么东西,能比一个手机暴露出来的东西更真实呢?

面对一大片陌生的手机应用,韩觉兴奋地搓了搓手,怀着开宝箱的心情,准备一个一个按过去。

【先看相册。】

相册里没有自拍,但有其他人的照片。韩觉翻了翻,发现这些照片都是同一个女人,只不过造型和拍摄的场景都不一样。女人长得非常好看,如果不是照片下发标有水印,韩觉差点就以为前身跟这些美女关系亲密着。除了这个,相册里还有就是其他乱七八糟不明所以的东西,十分无趣。

打开备忘录,里面只有一些数字。

信息和通讯记录都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但值得注意的是,里面没有备注为【爸】、【妈】之类的人。

舞台上,主持人是个青年,对人挺热情的,对韩觉也没有什么明朝暗讽的。终究都是艺人,面子上不会随便给别人难堪。

韩觉继续玩手机,他现在已经打开社交软件,在看里面的内容了。

他发现了一个叫微特的,操作界面和功能神似前世的微博。但没有开屏广告,没有横插在动态里的个性化推荐广告,时间线也都正常……

然而。

当韩觉兴致勃勃点开自动登录的微特时,却发现自己这账号一条微特都没有发布。

也没有关注的人。倒是被三千多的人关注。

【是小号?】

应该不是。这个账号似乎有认证过的标志。

【啧啧,太寒酸了。】

韩觉前世的自己微博的粉丝都比现在这个要多。不过前身零动态的维特都不取关,要么是水军,要么是铁粉。

点开接收消息那一栏,发现有一百多人at他。

点进去:

【@韩觉,你是提前担心膨胀了,所以才提醒自己不忘初心吗?】

【啊啊啊,@韩觉老大你不要想不开啊!】

【@韩觉头要不要这么铁?是去给其他嘉宾和节目组减轻创作工作量的是吧?】

【@韩觉你怎么还没退出娱乐圈?】

【找骂??想红想疯了吧??@韩觉】

……

韩觉愣住了。

似乎,有点不对劲。

前身就算是个扑街艺人,也不能都是黑他的吧……说好的曾经红极一时呢?

“各位老师,可以上台了!”编导助理进来告诉大家。

【慢着慢着,再让我看看什么情况!】韩觉突然觉得前身之所以人气消退,可能是因为犯了什么错……

【要完。】韩觉紧锁着眉头随队伍走到舞台后台,开始戴上收音设备。

在并不明亮的环境下,韩觉发现周围有几个嘉宾看向他的时候,眼睛里满是跃跃欲试,似乎磨好了刀,饥渴难耐。

韩觉深呼吸,感觉到了事情并不简单,等会儿可能将发生什么。

“五,四,三,二,一!”编导助理拍了拍手,嘉宾们鱼贯而入站到台上。

外面热场说段子的现场导演已经开始过渡了。

“呲~~”

面前的门【呲】一声打开,大家在激昂的音乐中,边挥手边走了出去,在各自的位置上入座。

韩觉的位置在第二排最靠近观众的那里,那里也是离舞台中心最远的位置。

台下的观众很热情。每叫到一个嘉宾的名字大家都发出激烈的掌声。韩觉也混了个热烈欢迎。

但是韩觉却实实在在从部分兴奋的观众眼里,看到了一种等着看好戏的幸灾乐祸。

时间到了正式录制的时候。

“各单位准备,倒计时。”

“三!”

“二!”

“一!”

“嗒!”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HELLO,世界 第一章HELLO,世界 第二章原来我是艺人 第二章原来我是艺人 第三章异界版《吐槽大会》(一) 第三章异界版《吐槽大会》(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