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从解除人体限制开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雨夜

第三章 雨夜

丧尸舞 2022-07-24 13:48:40
青龙山公路旁,一身湿漉漉的杨楚坐靠在一个电话亭,剧烈地地喘着粗气。在离开了的那处偏远的仓库后,他在雨中跌跌撞撞步行时间了大约五百米,半途经历过了几次的忘了呼吸的节奏,摔倒、心脏骤停,终于等到艰苦的躲进了这个公路边的电话亭。越下越大的雨水和腿部肌肉的韧带腿筋、足在离开的那处偏僻的仓库后,他在雨中跌跌撞撞步行了大概一千米,中途经历了几次的忘记呼吸,跌倒、心脏骤停,终于艰难的躲进了这个公路边的电话亭。。...

青龙山公路旁,一身湿漉漉的杨楚坐靠在一个电话亭,剧烈地喘着粗气。

在离开的那处偏僻的仓库后,他在雨中跌跌撞撞步行了大概一千米,中途经历了几次的忘记呼吸,跌倒、心脏骤停,终于艰难的躲进了这个公路边的电话亭。

越下越大的雨水和腿部肌肉的韧带拉伤、足骨的轻微碎裂,以及被绑架殴打,让他此刻的身体状态极差。

疼痛、虚弱、越来越沉重的身体——

哪怕杨楚的主意识能够无视这些负面的身体反馈,让身体仿佛机器一般继续往前行走,可繁杂的身体内部各大系统运转,让他意识常常来不及顾及。

此时杨楚的大脑主意识,就如同一个在多条流水线上手忙脚乱的工人,已经是在极尽所能的协调着身体各个系统持续稳定的运转。

潜意识的丧失,需要主动去掌控身体各大系统的运行,是一件难度极高的事情。

但好在他的意识也在慢慢的适应,不论是刺激心脏跳动,或者进行呼吸,还有不时调控一下身体其他的系统的运行,都是重复而有规律。

类比的话,就像是架子鼓。

一会儿要去踩脚踏的低音大鼓和踩镲,一会儿要去敲一下军鼓,还有几个嗵嗵鼓和吊镲。

线程很多,但在停止运动系统后,身体靠在这个电话亭内后,还是能够分出一点精神来思考起他搜集到的信息。

电话亭的玻璃门上贴的是蓝色繁体的“港岛电讯”公司名和各种非法小广告,正中间金属制造的厚重电话机上面,则贴满了各区域的电话。

“所以我是穿越到了八九十年代的港岛……”

从电话亭上面张贴的本机和各区域电话,以及其他一些小广告、电话本等等,结合他前面从那个混混身上找到的港币,杨楚大概搞清楚了他所处的地方。

港岛。

至于时间——

电话亭里没有具体的信息,但他拿的那个钱包里,有一张那个看起来是古惑仔的身份证,出生时间是1966年,结合和对方二三十岁的年龄,他推断此时应该是在八九十年代。

对于自身所处的地方和时代有了一定的概念,但这些无法解决杨楚现在面对的问题。

在这半个小时里,他越是对身体内部八大系统进一步掌控,越是能够察觉到身体状态差到了何等地步。

毕竟,这是被人殴打、囚禁,死后复活的身体。

“我现在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尽快找个落脚的地方。”

在杨楚接下来要思考的就是下一步的落脚。

虽然他知道此刻是在港岛,但周围一片荒凉,连个村子都没有,应该是偏远的城郊地区。

他穿越来的时候,这具身体已经死亡,潜意识都消失了,记忆同样没有一星半点,也没有其他的物品。

唯一的钱包和身份证,还是那个死去的古惑仔的。

这就导致杨楚没有办法找回这个身体前身所拥有的社会关系,更不用说落脚或者住处之类的。

从前面这个身体前面被绑架殴打的情况来看,他也不像是被绑架勒索的有钱人,被绑架的原因,大概率是卷入到了某些无法承受的危险事件中。

而且,杨楚现在的意识要不断地控制着身体的各个系统保持运行,哪怕是这样的保持静止状态,自我思考的时间都不能太长,否则身体某一方面就会出现“宕机”。

杨楚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身体方方面面通过神经系统,给他发出的警告。

雨水落在身上导致的体温丧失,肌肉的极度疲劳、能量不足产生的强烈饥饿、还有被关押殴打后导致的许多伤痛——

尽管杨楚在主意识完全掌控身体各大系统后,能够完全无视这些负面反馈,可他也明白这样长期下去,即便身体不至于再度死亡,但也会让身体造成很多长期的伤害。

从身体各方面给出的反馈里,杨楚能够感觉到,当前他的身体一直处于动用储能的状态,也就是一般说的在消耗身体的脂肪。

这是体内各大系统运行后,器官和组织等自然而然的生物化学反应,并不受杨楚的掌控。

但从越来越虚弱的身体,他他也明白需要及早的摄入能量和处理伤势。

忽而,远处雨夜的公路上,有灯光闪过。

“嗯?有经过的车辆?”

杨楚精神一振,控制着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略显迟钝的身体顿时在加快的血液循环中,变得有力而灵活,哪怕在左腿受伤的情况下,依旧以极为迅捷的速度跑到了公路边。

这是杨楚离开仓库后一路上摸索出来的,他的意识意识通过神经系统,刺激心脏的窦房结,以此加快心脏跳动和促进血液循环,从而让他能够获得短暂的爆发力。

只是那疾驰而过的车辆,见到杨楚招手停车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从杨楚身边一掠而过,驶入了远处的夜幕里。

“看来这样是等不到车的。”

杨楚看着车辆远去,慢慢在路边坐了下来。

心脏的剧烈跳动,他已经开始平复了下去,身体的疼痛、虚弱再次反馈到了大脑里。

饥饿、失温、伤痛、疲惫——

他只能尽可能减少能量的消耗。

站在公路中间,杨楚看着远处疾驰而来的车辆,刺眼的远光灯下他看不清到底是什么车辆,但他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

或许是雨夜的缘故,来车车速不算快,但对于杨楚这个突然出现在公路上的人并没有看到,竟是到了他身前三四米的位置,才猛踩刹车减速。

但湿滑的路面和汽车行驶的惯性,使得车辆并没能一下停了下来。

在这危急时刻,杨楚却仿佛以一种第三者的视角在观察一般,在车辆距离他不过一米多的位置,凭借着对于身体运动系统的操控,竟是灵敏的一个侧身闪开。

嘎吱吱——

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响起。

车辆猛然一个急刹,直接熄火停在了杨楚身旁不远。

停下来的是一辆出租车,通过雨水滑落的玻璃,能够隐约看到出租车司机双手扶在方向盘上,剧烈呼吸,脸上满是惊魂未定的表情。

“不好意思,这边不好打车,我等很久了。”

杨楚上前敲了敲玻璃,脸上挤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听到杨楚敲车窗玻璃,似乎又被吓了一跳。

只是隔着玻璃看清杨楚后,眼里又有了愤怒和警惕,但并未理会杨楚,嘴唇微动似乎在嘟哝着什么,又伸手去拧动车钥匙,想要发动汽车离去。

“帮个忙,载我到前面有人的地方就行。”

杨楚看出了对方没有搭载他的意思,控制着身体,抢先一步拦在了车前。

对于出租车司机不搭理他,杨楚也没觉得奇怪,热心人哪里都有,但也不一定就会遇上。

况且这雨天半夜,又是偏僻的城郊,突然跑出个伤痕累累的人出来,不理会他也是正常的事情。

但杨楚对于周围完全处于陌生,他的身体状况不佳,还需要时时刻刻掌控体内各大系统的运行。

好不容易等到一辆出租车,杨楚只能让对方带自己离开这荒郊野外。

引擎已经启动,发动机沉闷的轰鸣在雨夜中格外清晰。

坐在驾驶位上的年轻司机,看着挡在车前的杨楚,脸上有了愤怒之色,狠狠按了两下喇叭。

“带我到前面有人的地方就行。”

杨楚挡在车前,又从那个混混身上捡来的钱包里,取了几张百元面值的纸币,拍在了引擎盖上。

在杨楚看来对方无非是怕他歹人、恶人,在无利可图的前提下,自然不愿意搭理他。

“不拉啊!”

但出乎杨楚的意料,驾驶座上的出租车司机不但没有答应载他,反而将玻璃摇下来了小半截,有些歇斯底里地朝他喊了起来。

杨楚皱了皱眉,移动着身体让到了一旁。

他看到了出租车司机车内空空荡荡并没有载客,一时不太明白这跑夜班出租挣钱糊口的司机,到底是被他吓到还是其他什么情况。

但杨楚并未彻底放弃,错过了这辆出租车,他不知道下一次还要多久才会有车辆行人经过。

看着挡风玻璃后面那张莫名扭曲狰狞的面容,杨楚故意带着几分威胁的口吻说道:“车牌CW1141,拒载我会投诉你。”

对于港岛的出租车行业,杨楚其实并不清楚,也不知道这句投诉的威胁是否有用。

而就在杨楚说完要投诉之后,那个年轻的出租车司机竟真的没有离开,反而坐在驾驶座上,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嘴唇轻动,又似乎在不断地嘟哝着什么。

杨楚强撑着在雨中等了好一会的时间,这个年轻的司机才转过头,通过车玻璃,上上下下打量了杨楚一番,将窗户摇下了一些,朝着杨楚招了招手,仿佛像是故作无奈地说了句,“行了,看你可怜,上车吧。”

“多谢!”

出租车车门解锁的声音响起,杨楚道了一声谢,快步走到出租车后座拉开车门上车。

他不知道这司机是被那句投诉给吓到,还是觊觎他给出的那几张港币,或者又突发善心,都无所谓。

此时,他只想尽快的离开这里,找个落脚的地方。

上了车,杨楚看了一眼前面坐着的年轻司机,借着车内还未暗下去的阅读灯,看到了驾驶台上摆着的出租车司机的工牌。

林过雨。

在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杨楚微微恍惚了一下。

倒不是说这个名字和他前面淋雨的经历想象,而是隐约间他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大概是他意识是在一具新死的尸体上复活的缘故,不但没有继承这个身体本来的记忆,甚至不少属于他穿越前的记忆都模糊了不少。

出租车重新开始启动,前面驾驶座上的出租车司机林过雨,一直在透过车内后视镜打量杨楚,目光有警惕也有审视。

杨楚注意到了对方的异样目光,依旧没去在意。

他的更多精神还是放在了维持身体内各大系统的运转。

从电话亭出来拦车的这段时间,他感觉到体内的系统运转已经有些紊乱和迟滞,需要尽快调节过来。

“兄弟,这是受伤了?”

车开了大概三五分钟,驾驶座上的出租车司机林过雨声音突然响起。

杨楚整个人软软地靠在座位上,眯起的眼睛又睁开了一线,随口道:“在海岸边摔了一跤。”

“那你这摔得够狠的。”年轻的出租车司机通过车内后视镜,伸手指了指杨楚头部的位置,突然又变得颇为热情,“要不要给你找一家诊所看看?”

“没事,不用。”

杨楚淡淡地回了一句,伸手摸了下额头,前面被方条木棍打伤的伤口,在没有雨水的冲洗后,又隐隐有血迹渗透了出来。

以他如今的状态,治疗外伤并不是最重要的,反而好好吃一顿,补充身体消耗的能量。

然后再找个干净的地方静下来,减少活动,让他能够进一步协调好身体内部各系统的运行,才是第一位。

这样,杨楚也能够在稳定身体情况之下,多挤出一点精神,思考起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随你便喽。”林过雨耸了耸肩,颇有些浪费我一番好心的感觉,顿了顿又道,“前面过了嘉龙村就到青龙头码头,那边吃饭住宿都有地方,你在那下车?”

“行!”

杨楚没有废话,瞥了一眼公路左侧,依稀能够看到黑暗的雨夜中有几点灯火,应该就是林过雨说的嘉龙村。

嘉龙村距离杨楚方才所在的电话亭其实不算太远,大概也就几千米,不过他完全不熟悉周围的环境,身体也不一定能够支撑。

两人在简单的交流后,车内似乎又陷入沉默。

砰砰砰——

突然,就在这时,重新闭上眼的杨楚听到了后座的后备箱里,传来了敲打的声音。

正在开车的林过雨在声音响起后,猛地抓紧了方向盘,而后突然大声喝道:“发财,别吵!一会儿就到家了,你要是再吵,我就宰了你。”

说着,林过雨又透过车内后视镜望向杨楚,有些歉意道:“不好意思啊,后座里放着我老豆养的拉布拉多,刚才送他去兽医那边看了。哇,真是抢钱啊,现在不但医人贵,医这些猫猫狗狗也要我好几天的薪水。唉,下辈子投胎,我宁愿做条狗啊!”

听着林过雨絮絮叨叨的说话声,杨楚没有多言,慢慢的重新闭上了双眼。

可后备箱里的砰砰声依旧在响,不时还夹杂着唔唔唔的声音。

这声音在杨楚听来不太像犬科动物的呜鸣,但杨楚并没有空去多想其他,他大部分的精神都投入在保持身体各大系统的运转当中。

“救命啊——”

然而,在那唔唔唔的声音响了一阵之后,突然一个带着哭腔的凄厉呼喊声从后备箱里传了出来。

嘎吱——

出租车猛然急踩刹车,在公路中间停了下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复活 第一章 复活 第二章 潜意识消失 第二章 潜意识消失 第三章 雨夜 第三章 雨夜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