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秦始皇震惊了诸天万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秦始皇不愧是一个暴君、昏君

第四章秦始皇不愧是一个暴君、昏君

一本仙仙 2022-09-19 00:39:11
本来所以要露着的慈祥,突然被秦始皇给缓和。秦始皇并也没叫胡亥站起身,也不是神情又变的庄严肃穆,凤眸深邃如鹰,渐渐地半眯出来。朝着殿外,用冰冷的口吻唤了一句:“赵高,进去!”赵高恭敬走进去,头颅低一直这样。敢高过自己的肩头。所以始皇的语气很冷,这也不是一个秦始皇并没有叫胡亥起身,而是神情又变得肃穆,眸光深遂如鹰,渐渐半眯起来。。...

原本应该要露出的慈爱,突然被秦始皇给收敛。

秦始皇并没有叫胡亥起身,而是神情又变得肃穆,眸光深遂如鹰,渐渐半眯起来。

朝着殿外,用冰冷的口吻唤了一句:

“赵高,进来!”

赵高恭敬走进来,头颅低下去。

不敢高过自己的肩头。

因为始皇的语气很冷,这不是一个好信号。

本就善于察言观色,会揣摩始皇的赵高,自然懂得如何给始皇曾现出相应的姿态。

赵高身着一身偏蓝色的内侍衣服,头戴灰色头巾。

小心小心翼翼一步一步走上前。

身后小太监们将殿门带合上。

大秦大礼服是上衣下裳同为黑色祭服并规定衣色以黑为最上。

又规定,三品以上的官员着绿袍,一般庶人着白袍。

其它人也是按身份尊卑穿一定深浅的衣服。

偌有僭越,重者直接砍脑袋,轻者也会定个罪名,成为囚徒。

或刺字或调派工地劳作。

秦始皇像鹰一样,在赵高进来的那一刻就在盯着它。

仿佛要将其给洞穿。

无人知道此刻,始皇究竟在想什么?

观众们只知道,屏幕内的大殿之中,气氛压抑。

小小年纪的胡亥也察觉到了什么。

身体开始发颤。

赵高立定,头依旧不敢抬起。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在始皇没有下令让他抬头之前,绝对不敢上抬半分。

更不能去观察始皇的表情。

只能在心里不断的反思,不思的揣摩。

“胡亥,朕的孩儿,你年纪也不小了!”

突然秦始皇收回了看向赵高的目光,赵高明显能察觉得到。

不由的暗松一口气。

每日伺候始皇,赵高的压力很大。

这是天下第一位皇帝,这是一统诸国的皇帝。

天下间最有权势的人。

仅管已经几十年了,但是赵高依旧对他有种发自骨子的恐惧。

这个皇帝,他意志顽强、气质敏锐、刚烈果敢、不顾情面!

这个皇帝,他雄才大略、有进取心。

但是同时这个皇帝刻薄寡恩,嫉恨。残暴、多疑、贪婪、报复、骄横跋启。

“是该给你找一个老师,教你一些立世之学了。”

胡亥乖巧,看了一眼旁边的赵高。

胡亥不敢作声,继续听着。

这时秦始皇又道:“我大秦,从商君变法开始图强。”

“我大秦立国之学,便是法!”

本欲让你师从李斯,但其公务繁忙,不便教授!”

李斯!

那可是父皇最宠幸的大臣。

李斯之名在大秦谁人不知道,谁人不晓。

李斯,少为郡吏,师从荀子。

初为吕不韦舍人,被任命为郎。

后因《谏逐客书》,而一朝称名天下。

从此辅佐始皇,完全一统大业。

乃是始皇心腹中的心腹!

“原来始皇本想让胡亥拜李斯为师,可惜,如果胡亥成为李斯的学生,也没有赵高什么事了!”

“是呀,李斯这人,除了,嫉贤妒能,还有权力心重之外,也没有其它什么劣迹缺点了!偌他来教胡亥,也不至于秦二世而亡。”

“感觉,始皇还是要让胡亥拜赵高为师!”

“如果这样,那我们送过去的弹幕,岂不是白送了!”

就在众人担心的时候,秦始皇突然将眸上瞄向了赵高。

“在大秦,李斯的法学最为深厚精通,除了他,那就只有赵高一人!”

说到这时始皇突然停顿。

就像是一面鼓,猛的敲起。

赵高,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直接跪了下去,纳头便拜:“臣惶恐!”

赵高二十三岁进入宫廷时,这一年,秦始皇二十四岁,亲政后第五年,开始在政治上施展鸿图。

他在秦宫的宦任中得到秦始皇的直接赏识从少府属下的诸多尚书卒史中脱颖而出,被任命为中车府令。

中车府令相当于交通部长,下属有各类车府官署,苑马监令。

赵高精通法学,与书法,这两样都是当时大秦的一流水准,甚至只在李斯之下。

所以极被秦始皇看重。

【亡秦第一人,赵高】

这七个字,让始皇有些半信半疑。

原来始皇叫自己进来,是想让胡亥拜自己为师,学习书法与律令。

赵高内心大喜。

胡亥是始皇最宠幸的子嗣,也是现留于宫中唯一的子嗣。

“胡亥我儿,你可愿拜赵高为师,学狱令与书法!”

赵高!

原本胡亥还内心狂喜似火。

但是下一刻却是如堕冰窖。

寒霜满脸。

李斯,岂是赵高能比的。

一个是重臣,是右丞相,朝中关系网罗。

一个是宦官,是掌车舆的太监,一个阉货溅人。

胡亥没有城府,年纪小,又多仰仗始皇宠幸。

反而没有扶苏那样老成刻板。

喜怒皆在脸上。

“父皇……”

秦始皇看向赵高,透着一股无可置疑:“赵高,日后你为胡亥之师,授其书法狱令,监其读书!”

“谢陛下!陛下万年!大秦万年!”赵高双手交叉持最大的礼,拜贴于地。

面朝下,无人可视其神情。

此刻,赵高心中得意。

心中兴奋与激动。

隐忍多年,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复仇大秦的好法子。

辱我者必还!

伤我者必死!

欺我者必亡族!

胡亥如遭雷击,愣了半响。

到嘴的话,干涩又苦,还得咽回去。

本公子要的不是赵高。

本公子要的是李斯!

跟着一个太监,他胡亥,永远只是始皇的十八子,胡亥公子而已。

…………

屏幕前,所有华夏观众都愣住了。

一个个心里五味杂陈。

很多人情绪有点低落。

“不是,为何始皇还是让胡亥拜赵高为师,我看不懂!”

“是啊,明明知道赵高有问题,我们的弹幕他都看了,还是按历史原来的轨道前进了!”

“这……是不是历史的强大修复性,想改变历史太难了!”

“始皇……不该呐,亡秦第一人,赵高呐!”

看到龙国观众都露着失望之色,这时棒国的观众又跳出来。

“哈哈哈,你们的秦始皇不愧是一个暴君、昏君,明知赵高不忠,还敢重用他!秦二世而亡,改变不了了!”

樱花国的观众也趁机落井下石道:“秦始皇是我们大樱花也很崇拜的一个皇帝,只是可惜,他太自负了,他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所以他不相信赵高是反贼!”

“可惜了龙国,摊上这么一个自大,骄横的选手,龙国没落将不可阻挡!”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命运选手秦始皇 第二章既如此,朕要汝何用 第三章亡秦第一人,赵高 第四章秦始皇不愧是一个暴君、昏君 第五章赵高这斯太会装了 第六章废赵高职务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