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斗鸾》在线阅读 > 正文 楔子

楔子

Loeva 2021-10-13 01:03:33
火卷上了秋香色的绸缎帐幔,渐渐地迅速蔓延开去,转眼间间了袭卷至殿梁。身穿华美宫装的女子淡淡地望着这一幕,又将手中持续燃烧着的烛台挪近另一侧的帐幔,进一步扩大着火焰的范围。她身后是两名抱着铜罐的宫娥,一人略年青些,低下头缄默无语,另一人还非常更年轻,却浑身发着抖身着华丽宫装的女子淡淡地看着这一幕,又将手中燃烧着的烛台挨近另一侧的帐幔,扩大着火焰的范围。。...

斗鸾

推荐指数:10分

《斗鸾》在线阅读

火卷上了秋香色的绸缎帐幔,渐渐蔓延开来,转眼间已经席卷至殿梁。

身着华丽宫装的女子淡淡地看着这一幕,又将手中燃烧着的烛台挨近另一侧的帐幔,扩大着火焰的范围。

她身后是两名抱着铜罐的宫娥,一人略年长些,低头沉默无语,另一人还十分年轻,却浑身发着抖,抽泣不已。宫装女子丝毫不为所动:“哭什么?还不赶紧把油泼了?火势起得太慢了。”

年轻的宫娥大声哭泣起来,软倒在地:“太子妃娘娘,您这又是何必?只要皇上知道了……”

不等她说完,身旁的同伴已厉声打断了她的话:“住口!如今主上有难,你岂能贪生怕死?!”

太子妃看了她一眼,拦下了她的话,又转向那年轻宫娥,淡淡地道:“我知道你害怕,但我也是迫不得已。如今皇上病重,乾清宫大门紧闭,谁都进不去,守卫乾清宫的又是冯家人。太子已经遇害了,逆党随时都有可能带兵闯进东宫,若我不当机立断,等落到他们手里,只怕比死还不如呢,倒不如一把火烧了,还能落个干净。”

年轻的宫娥哭得更大声了,另一名宫娥也不去理她,径自将手中铜罐里的灯油泼上屋中的家具,书案、座椅、博古架……全都弥漫起灯油的香气,梁上火星一跳,落到家具上,不一会儿便蔓延了半间殿房。

门口有人急匆匆走来,却是一名约摸十一二岁的少年,穿着士兵服色,头上却还戴着紫金冠,衣服松垮垮的,显得有几分不伦不类。他面上带着焦急之色,双眼通红,扑向太子妃:“母亲!孩儿不走,孩儿情愿跟母亲死在一起!”

“傻孩子。”太子妃温柔地抚上他稚嫩的面庞,“你是皇太孙,是太子与我唯一的骨肉,若你也死了,太子与我的冤情便再无人能昭雪了。你要平平安安地离开这里,听你姨妈的话,好生躲藏起来,等你皇爷爷病好了,必会追查事情真相,迎你还朝。到了那一日,你千万要为父母报仇……”

太孙哭了:“母亲,您不能跟我一起走么?这里有的是宫人,找一个替身也就罢了。”

太子妃摇摇头:“不成的,我去年摔过马,脚上有旧患,虽平日行走无碍,到底落下了痕迹,便是烧成了焦炭,那些逆党又岂会不仔细查验,确保万无一失?万一叫他们瞧出来,岂不节外生枝?只要你能平安,我便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太孙放声大哭:“母亲……”

这时一名中年内侍领来了另一名少年,与太孙年纪身量都相当,身上还穿着庄重华丽的皇太孙服色。那内侍见太子妃母子正抱头痛哭,略顿了一顿,又瞥见屋中火势渐盛,只得上前一步道:“太子妃,广安王到了。”

太子妃与太孙闻言都转过头来,后者看见广安王,犹带泪痕的面上不由得露出了惊诧之色:“母亲,您这是……”

太子妃没有回答儿子的疑问,只是转向那少年广安王:“胡四海告诉你了吧?我知道这么做是对不住你,但想来自你出生,我便视你若亲子般教养,从不曾要你回报半分,你就当是还了我的恩情吧,来世若是有缘,我必结草衔环以报!”

广安王神色平静,跪下道:“母亲言重了,儿子心甘情愿做兄长的替身,只求母亲能……能放张宫人一条生路,儿子便再无所求了。”张宫人,那是太子的侍妾,也是他的生母。

太子妃点了点头:“放心,我会安排的。”抬头看了内侍胡四海一眼。

广安王眼圈一红,不再言语,重重地向太子妃磕了个头。胡四海上前将太孙头上的紫金冠轻轻取下,改戴在广安王头上。

太孙终于从震惊中醒过神来:“母亲!您这是……不行,文考虽是宫人所出,也是父亲的骨肉,怎么能……”

太子妃含泪道:“逆党既要仔细查验我的尸首,又怎会轻忽你的生死?宫里小太监虽多,却都身体残缺,又无人与你身量相仿,唯有文考可担此重任。我知道这么做对他不住,但一切都是为了大局着想。只要你能平安逃过此劫,将来皇上剿灭逆党,你以皇太孙身份还朝,我们全家的冤情就可昭雪了,可若你出了差错,还有谁会记得我们?文考便是得以苟活,也是生不如死。文至我儿,你要记住,今日你若能平安脱险,文考功劳最大,将来你得了富贵权势,绝不能忘了这份恩情!”

“母亲!”太孙泪如泉涌,咬了咬唇,又抱着广安王痛哭起来。后者却十分平静,微笑道:“哥哥不必伤心,从小你就对弟弟十分关照,弟弟一直想为你做些什么,却无从做起,如今终于有机会了,弟弟心里高兴着呢。若哥哥心里难过,就请多多照应张宫人吧,弟弟在九泉之下,也会为哥哥祈福的。”

太孙一边哭一边点头,太子妃看向胡四海:“来人何在?时间不等人,别耽误了出宫的时机。”

胡四海道:“小章将军已经带人候在外头了,只是不敢擅闯内殿。”

太子妃苦笑一声:“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这些俗礼做什么?章启本是太子表弟,也不是外人。让他们快带太孙出宫吧,别的话就无须多说了。”

胡四海领命出了殿,不一会儿,便带回来五六名侍卫打扮的男子,为首那人不过二十出头年纪,生得十分英武,身材也最是高大,只是眼下神色有些不善,说话的语气也不大客气:“太子妃说完话了么?时间不早了,都麻利些吧!”

太孙闻言十分惊诧,太子妃却不以为忤,反而郑重向他行了一礼:“小章将军,蒙你义薄云天,搭救我儿,此恩此德,妾必结草衔环以报!”

“不必了!”那章启挥了挥手,冷哼一声,“我不过是听我大嫂之命前来帮忙,压根儿就没想到太子妃居然会这么做,若我早知道,一定……”顿了顿,将怒气强压下去,“没想到太子妃素有贤名,到了生死关头,也是会偏心的,自己生的就是宝贝,别人生的就该死了!”

太子妃面露惭色,低头轻拭泪痕,太孙更是羞得满脸通红,广安王倒是有些意外地看了章启一眼,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感激之色,旋即又低下了头:“章将军,我是自愿做替身的,请你不要怪罪母亲。母亲说得对,大局为重,哥哥自幼聪慧,我却是碌碌之人,不如哥哥有用,横竖都是一个死,倒不如死得早些,换得哥哥的生。”

章启瞥他一眼:“大局虽重,但我本就带了两个小太监过来给你们兄弟做替身,哪里用得着你去死?!”

胡四海忙上前将太子妃的理由又说了一次,章启仍旧冷笑:“不都是一样的么?同是太子的亲骨肉,别人会细查太孙的遗体,就会轻忽对待广安王的了?广安王既做了太孙的替身,少不得又要留下一个小太监做他的替身,同样是身量不同、身体残缺,那些逆党既要对太子一家斩草除根,倒愿意在这种事情上疏忽大意了?!太子妃是担心他们兄弟一同脱险,将来真相大白,皇上重立皇储之时,有人跟太孙相争吧?!”

这话说得在场众人都大惊失色,随他同来的一名侍卫忙上前对他耳语:“四爷,这话可不能随便说!”

章启睨了他一眼:“章忠,别忘了你是谁家的人。”

章忠脸色一变,重新退了回去。

太子妃叹了口气,和颜悦色地对章忠等人道:“你们家四爷向来是这副桀慠的性子,不过是打抱不平罢了,我心里明白的,你们不必惊慌。”又对章启道:“我心里清楚自己对不住文考,只是为人母的,总难免会有私心。你们能进来已是不易,多带一个人,便多一份风险。大姐为了救我,已是不顾己身安危,我又怎能看着她一家无端被连累?表弟,你就饶了嫂嫂一回吧,横竖……也没有下一回了。”

她露出一个令人心碎的笑容,众人都看得不忍,章启沉默片刻,面上的怒气也稍稍消去几分:“罢了,这都火烧眉毛了,还说这些闲话作甚?赶紧动身吧,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太子妃松了口气,忙回身拉起太孙,替他整了整衣裳,眼圈一红,勉强笑道:“记住母亲的话,出去后不要鲁莽,要听你姨妈的话,知道吗?”太孙哭着点了点头,却还是抓着她的袖子不放:“母亲,您不要死,只要皇爷爷知道了,他一定会为我们主持公道的,您何必一定要寻死?!”

太子妃再次露出凄美的笑容,轻轻推了他一把,章忠上前抱住了太孙,将他往殿外带,章启再次看了广安王一眼,便扭头对太子妃道:“我们走了,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今天这件事做得是对还是错……”顿了顿,转身离去,其余侍卫迅速跟上。

胡四海跪下向太子妃磕了个头:“奴婢拜别娘娘,娘娘……千万保重!”

“你去吧。”太子妃面无表情,两滴珠泪却无声落下,“若真能逃出生天,千万护好了他。他是太子与我唯一的骨肉,也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胡四海磕过头去了,太子妃回头看着身后越来越大的火势,露出了解脱的笑容。广安王犹豫地问她:“母亲,他们这就走了么?那……张宫人呢?”

太子妃冲他笑了笑:“张宫人自有她的去处,我已经安排好了。”

广安王有些不安:“母亲……”

太子妃却只是走近了燃烧中的宝座,仿佛看不见也感觉不到一般,坐了上去,无视广安王与宫娥的惊呼,喃喃低语:“什么身份的人就该干什么样的事,妄想逆天而行,夺得不属于自己的位子,终究会落得一场空。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穿越 第二章 寿筵(上) 第三章 寿筵(下) 第四章 秘闻 第五章 惊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