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斗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 穿越

Loeva 2021-10-13
张晓鸣捏着鼻子灌下足足一碗药汁,小脸登时苦成一团,正咂咂嘴间,旁边伸来一只纤纤纤手,往她嘴里塞了颗蜜饯,带着果香的甜味登时盖过了舌间一半的苦味,但靠近了喉咙那边的苦味还在,又苦又甜,那滋味真让人无法二字来。张晓鸣含着蜜饯冲那只纤手的主人一笑:“谢张晓鸣含着蜜饯冲那只玉手的主人一笑:“谢谢啦,红绫,你救了我。”。...

斗鸾

推荐指数:10分

《斗鸾》在线阅读

张晓鸣捏着鼻子灌下整整一碗药汁,小脸顿时苦成一团,正咂嘴间,旁边伸来一只纤纤玉手,往她嘴里塞了颗蜜饯,带着果香的甜味立时盖过了舌间一半的苦味,但靠近喉咙那边的苦味还在,又苦又甜,那滋味真让人难以形容。

张晓鸣含着蜜饯冲那只玉手的主人一笑:“谢谢啦,红绫,你救了我。”

红绫抿嘴一笑:“我的好姑娘,这有什么呀?只是回头见了奶奶和嬷嬷们,你可千万别再咂嘴了,那不好看,会叫人笑话的。”

张晓鸣撇撇嘴,虽然面上乖乖答应下来,心里却在腹诽这古代人规矩大。

她原本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现代女子,大学毕业了,刚刚结束了长达一年的实习期,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正准备大展鸿图呢,结果就穿越了。按理说她穿前也没什么征兆,平时虽然也偶尔上网看看小说,但对穿越这种题材并不偏爱,更没想过要穿回古代见识一把,怎么穿越大神就选中了她呢?她还有爹有妈,有工作有前途,长得清秀有余美貌不足,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家境不算富裕但也勉强达到小康水平,小日子过得挺美的,居然被丢回古代去了!不但见不到亲人,生活水准还大幅度下降,怎一个惨字了得?!

心情低落了三四天之后,她总算勉强打起精神来了。前天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在现代的父母亲人,梦见她睡了一觉醒来跟父母哥哥在一起吃饭说笑,说起自己做了个梦,在梦里穿回古代去了,被老妈取笑了几句,哥哥还问她有没有迷倒个把公子哥儿,老爸更是抓紧机会要她别再上网看小说了,有时间多看看专业书,多考几个证回来,那份工作那么好,有发展前景,又有高福利,不好好珍惜当心将来丢了饭碗云云……

张晓鸣实在拿不准,这个梦到底是穿越大神的暗示,还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无论如何,穿都穿了,她掐过自己八九次,确定并不是在做梦,也只能将日子过下去——就算她抹了脖子,也不能保证自己能穿回去不是?

于是在她穿过来的第五天,她总算开始留意自己的处境了。

她穿的应该是个大户人家里的小姐,不过七八岁年纪——本尊的母亲说她有八岁了,但丫环们又说她只过了七个生日,因此她弄不清楚自己到底几岁——应该是嫡出的,而且是嫡长女。从周围丫环的数量来看,这户人家相当有钱,她身边侍候的除了一个大丫头,还有两个二等丫头,四个小丫头,两个教养嬷嬷,以及两个从不进屋只在门外听差的粗使婆子。不过是个七八岁大的小孩子就有十来个人服侍,这家人真够财大气粗的。

到了第五天晚上,她偶然听到一个二等丫头教训一个小丫头时说“咱们堂堂南乡侯府,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规矩”,好吧,她总算知道自己穿到什么人家了,原来是个侯府,南乡侯。侯门千金呀……也算不错吧。

虽然贵为侯门千金,又是嫡长女,身边侍候的人也挺多,但张晓鸣很怀疑自己穿的这个小姑娘在家中是否受宠,因为她病了这么多日,除了隔两天来一回的大夫,也就只有本尊的亲娘来看过她,父亲不见,其他长辈也不见,而听丫头们的说法,本尊应该有很多兄弟姐妹才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嫡长女吗?怎么象个不受待见的小可怜?

既然决定要好好过日子,她就得弄清楚自己的处境才行,不然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

她开始向身边的大丫头旁敲侧击,就是那个给她塞蜜饯的红绫。

计划不算顺利,这红绫姑娘不愧是大丫头,不过是十四五岁年纪,已经十分稳重了,做事又细心谨慎,任张晓鸣打听了半天,她才好不容易松口说:“姑娘只管安心静养,风寒会过人的,家里人也是担心这个才没过来,但每日里都打发人来问候,我怕扰了姑娘养病,才不曾回禀。至于咱们奶奶,那是爱女心切,才不顾夫人之命前来。夫人心里也有数,不曾责怪奶奶。”

不就是个小感冒,至于吗?她还以为是痨病呢!

张晓鸣撇撇嘴:“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大夫也说我好了的,可这两天仍旧没人来!”

红绫闭了嘴,另一个丫环凑了上来,张晓鸣认得她是二等丫环素锦。只见素锦赔笑道:“姑娘,你别恼了。论理,那日你也闹得太过了些,临国公府的哥儿和姑娘都在呢,你还把二姑娘捎带了进去,夫人怎会不生气?虽然罚了你,但面子上仍旧下不来,怕是有心要晾一晾你呢。家里人都猜到夫人的用意,自然不会来看你。不过姑娘放心,夫人生气归生气,这几日也没少打发人来问,还送了不少上好药材过来,可见还是疼你的。等你好了,到夫人跟前磕个头认个错,事情就过去了。”

哦?原来本尊是犯了错惹恼了长辈。张晓鸣这几天没少从丫头嘴里打听,知道这位“夫人”就是本尊的祖母,也就是南乡侯夫人,在侯府里可以称得上是说一不二的主儿。不过本尊到底闯了什么祸?

她眼珠子一转,便故意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原来是那件事啊,那有什么大不了的?祖母何必这么生气?”

素锦听了脑袋一缩,讪讪笑着,红绫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姑娘!你年纪虽小,也是大家子的姑娘,哪有未出阁的女孩儿当着亲戚的面拿自个亲事说嘴的?夫人虽有意将你说给临国公府的哥儿,那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大家都还小,说亲还早着呢。偏你心实,巴巴儿地跑到夫人面前当着临国公夫人的面说你不愿意,还说要把亲事让给二姑娘。我的姑娘哎!这话也是你能说的?知道的人明白你是年纪小不懂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二姑娘跟临国公府的哥儿有什么私情呢!还好两家彼此是亲戚,当日也没有外人在,事情才算抹过去了,不然流言传了出去,坏了二姑娘的名声,二奶奶和二姑娘都要恨死你了!”

不是吧?这才七八岁的小女孩就要说亲了?还有那临国公府又是什么来头?听起来这本尊似乎有点愣头愣脑啊,不过这么一点大的小孩子,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张晓鸣不动声色地想了想,又特地装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就算我鲁莽了,可我的话有什么不对么?我觉得二姑娘明明更合适啊!”她猜想自己既然是嫡长女,那二姑娘应该就是妹妹吧?不过听红绫的口风,那似乎是二奶奶生的,这二奶奶跟自己又是什么关系?到底是叔伯婶娘还是父亲的二房啊?那这位二姑娘到底是自己的姐姐还是妹妹呢?保险起见,她选择了含糊的说法。

红绫没回答,只是没好气地瞪她一眼,便拿着药碗起身出去了。素锦倒是笑嘻嘻地凑过来小声说:“姑娘,二姑娘虽说论年纪与石家的哥儿更合适,二奶奶以前也有这个意思,但如今她改主意了。”

张晓鸣发现素锦是个不错的情报来源,便饶有兴致地问她:“这话怎么说?”

素锦抿嘴笑道:“姑娘忘了?上个月李家太太带着哥儿姐儿过来时,二奶奶拉着李家大姑娘的手夸了又夸,还让李大姑娘常来呢。听嬷嬷们说,二奶奶这是有意把李大姑娘说给骥哥儿。若是将二姑娘许给了临国公府,这门亲事就说不成了!”

李家?这又是哪家?骥哥儿又是谁?张晓鸣有些头疼,索性彻底装小孩子:“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我不懂!”

素锦神秘兮兮地凑得更近一些:“姑娘忘了么?李家是咱们少夫人娘家妹子的婆家,素来跟少夫人娘家沈家交好,他们跟临国公府不是一路……”

“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呢?”红绫捧着一叠衣裳走了过来,伸出手指戳了素锦脑门一记,“姑娘才好了些,你就在她面前乱嚼舌头,当心我告诉嬷嬷,罚你几板子!”

素锦脖子一缩,赔笑道:“好姐姐,我再不敢了,你可千万别告诉嬷嬷!”

张晓鸣暗道一声可惜,这红绫固然是个好丫头,却太爱歪楼了。她少不得将楼正回来:“红绫,你别打岔,这些我原先都不明白,你们告诉我,我知道了,以后就不会再犯错了。”

红绫犹豫了一下,才将衣服放到旁边,坐在床沿苦口婆心地道:“姑娘,你有这个想法固然是好的,只是夫人恼你,不是为你推拒亲事,让她在临国公夫人面前失了脸面——临国公夫人本不是外人,是我们侯府的姑太太,与夫人本是姑嫂至亲。侯爷如今就只剩这一个妹子了,素来亲近,又怎会因为姑娘几句孩子气的话便生气了?只是咱们这样的人家最重规矩礼数,姑娘亲口提起自己的婚事,便是一大错,把二姑娘也拉了进来,又是一错,再是不得长辈许可便冒冒失失闹到客人跟前去,更是错上加错!夫人总是说,教养子孙,才艺学问尚在其次,首要是品行与礼数,你样样犯在头里,夫人岂有不生气的?依我说,夫人只罚姑娘跪了一夜院子,已是从轻发落了,从前咱们家的姑奶奶还未出阁时,只犯一点小错,便要在夫人院里跪上三天呢!况且姑娘那一夜感染了风寒,夫人还不是赶紧命人请大夫来瞧了?可见还是心疼姑娘的。”

她这一番长篇大论听得张晓鸣头疼脑涨,又怕多嘴辩一句会引来更多的教训,只得乖乖低头应是,心里倒是又弄明白了一家亲戚:原来那临国公府是本尊姑奶奶的婆家。唉,都是近亲通婚,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红绫哪里猜到她心里的想法?见她一脸乖巧状,十分满意,素锦则在旁小声嘀咕:“姑奶奶如何能与咱们姑娘相比?她是个庶出的,本就不得脸,咱们姑娘可是夫人的嫡亲孙女儿呢!”红绫斜了一眼过去,素锦顿时安静了。

张晓鸣却听得心中微动:“话不能这么说,祖母又不只有我这一个孙女。”她这是要试探这家里有几位小姐,几个嫡的几个庶的,几个是姐几个是妹。

红绫叹道:“姑娘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大姑娘且不必说,原是世子嫡长女,又从小聪慧过人,最得夫人疼爱;便是二姑娘,也是二爷嫡出,不比姑娘差,功课女红还比姑娘强些;四姑娘就算了,本是庶出,比不得三位姑娘。姑娘在夫人面前本就平平,偏还行事鲁莽总闯祸,将来可怎么办呢?”

我的乖乖,原来本尊这嫡长女的身份是打了折扣的,不过是夫人其中一个儿子的嫡长女。从红绫的话里,张晓鸣大致能猜到本尊行三,上头两个堂姐都是嫡长,下头只有一个庶妹,也不知是亲的堂的,而且两位堂姐都挺优秀,本尊却是个才能平庸的,怪不得不得宠呢!

她暗暗叹了口气,这嫡女庶女的,堂姐表哥都齐了,还有姐妹争夫的嫌疑,可不正是时下最流行的宅斗文里常见的元素吗?穿到这么一个主儿身上,她还是夹起尾巴小心做人的好。

于是她一脸诚恳地对红绫道:“我知道错了,临国公府不会因此恼了我吧?要是因为我惹得两家生分,我就真没脸见人了!”

红绫惊喜地道:“姑娘懂事了就好,至于临国公府,姑娘尽管放心,别听素锦那小蹄子胡说,咱们侯爷与姑太太一向亲近的,夫人跟姑太太也素来要好,怎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张晓鸣笑着眨了眨眼:“那就好了,等我病好了,就到祖母跟前向她赔罪。还有二姐姐,我是不是该送点东西赔礼?对了,只送她一个好象太明显了点,不如给其他人也送一份吧?只是他们都喜欢些什么呢?如果有个合适的名头就好了……”她这是在试探家里都有些什么成员。

红绫笑道:“哪里用得着什么名头?过几日便是夫人五十大寿,侯爷发了话要大大操办一番的,到了那日,请奶奶带着姑娘过去给夫人磕个头,说几句好话,再私下给二姑娘赔个礼,事情也就过去了。大喜的日子,谁也不会给姑娘脸色瞧的。只是姑娘可得谨慎些,别再出差错了!”

张晓鸣干笑着应下来,想想自己还得学古人的礼节,请安贺寿时要说什么话也得事先准备好,还要认人,免得那天犯了乌龙。那种场面一定会有很多人,搞不好除了家人还有亲戚和外客,要是出了差错,可就不是跪一夜那么简单了。她可没有虐自己的爱好。

暗暗叹了口气,张晓鸣又头疼起来,却猛地想起一件事。

打听了半天,她到底叫什么名字?这家人又姓啥?又是哪朝哪代的侯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穿越 第二章 寿筵(上) 第三章 寿筵(下) 第四章 秘闻 第五章 惊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