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斗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寿筵(上)

第二章 寿筵(上)

Loeva 2021-10-13 01:03:38
七月初九这一天,正是南乡侯夫人五十寿辰。张晓鸣一大早起来就被大堆丫头婆子围着梳头穿衣,打扮好了准备去请安顺便请罪。经过这几日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她总算打听到这家人姓章...

斗鸾

推荐指数:10分

《斗鸾》在线阅读

七月初九这一天,正是南乡侯夫人五十寿辰。张晓鸣一大早起来就被大堆丫头婆子围着梳头穿衣,打扮好了准备去请安顺便请罪。

经过这几日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她总算打听到这家人姓章,自己闺名叫明鸾,而现在的年号则是承兴十二年了。依素锦的说法,现在是“大明朝”,但她记忆中的明朝哪里有过“承兴”这个年号?难道是她记错了?照理说能长达十二年以上的年号不至于冷僻到她从没听过的程度,也许此“大明朝”非彼“大明朝”,丫环又不识字,或许只是同音不同字呢。

她不敢再问得细些,这种事一般都是常识,正常人是不会问的,就算她是个小孩子,但也是已经记事的孩子了,不可能连这种事都没听说过,她一问,丫头就该奇怪了。此时此刻,她只能后悔,刚穿过来时,这个身体正在生病发烧,她要装失忆也不是说不过去,可惜那时候她心情太糟糕,只顾着埋怨穿越大神了,居然没想起这一茬,等到她想起来,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只能费尽心思亡羊补牢了。

自欺欺人地想想,她穿的这个身体,从出身背景到家庭环境以及人际关系来看,都是宅斗文里的女性角色——是女主还是女配就不清楚了,现在好象也挺流行炮灰女配上位做主角的——反正都是在宅子里斗的,大环境大背景也不大重要吧?她还小呢,许多事等长大了自然就会知道。反正这所谓的“大明朝”看起来也象是架空的。

这么一想,她就蛋腚了,寻了个“事关重大应该确保礼仪举止不出差错”的理由,向教养嬷嬷请教了礼节,狠狠被操了三天,总算勉强够上了古代贵族少女……不,女童的边儿,就等着到了正日子过那一关了。

张晓鸣心里默默复习了几遍请安的礼仪,就开始发呆。红绫给她戴好了金项圈,又在上头系记名符、长命锁,沉甸甸的质感拉回了张晓鸣的注意力,她不由得低头皱了皱眉,方才发现自己被换上了一件大红绣金的袄儿,下身是正绿色的裙子,裙脚用金线绣了一圈的花纹,脖子上也是金晃晃的一圈,还缀着五颜六色的缨络,再冲前方的铜镜里一看,自己那小小的脑袋上薄薄的头发被绑成两个小包包,一左一右,各戴了一圈镶有红绿宝石的黄金花饰,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金光闪闪,说不出的热闹。她顿时觉得更头痛了。

虽然以前看过的小说里提过“明朝”人喜欢红配绿、红配蓝,但那真的不符合她的审美观啊,而且就算是要撞色,也不至于给个小娃娃装扮得金光闪闪吧?张晓鸣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红绫,这一身太热闹了吧?能不能换素淡些的?”

红绫惊讶地道:“姑娘,今儿是大喜的日子,正该打扮得喜庆些,怎么能穿着素淡呢?”

张晓鸣窒了窒:“我不是说要穿素色的,我是说……这一身太富贵了,到了祖母跟前,不象是诚心要认错的样子,就怕祖母看了会不高兴。”

红绫手上的动作迟疑下来:“这……夫人一向喜欢看到孙子孙女们穿得喜庆的,今天又是她的好日子,奶奶才特地吩咐了要这般打扮,应该……没什么吧?”想了想,她放下手中的珠串,“我去去就来,素锦,你给姑娘穿鞋。”便出去了。素锦连忙用托盘捧了一双小小的绣花鞋过来,也是大红的,缎面上头绣着小小的寿桃、桃枝花样,鞋头还缀了几颗小珍珠。

这家人真是有钱!

张晓鸣再次腹诽,她可以肯定,这年头还没有塑料做的假珍珠呢!

红绫又进来了,这回她还请来了另一位大人物,正是张晓鸣穿的这个小女孩的生母陈氏,不过二十四五岁的模样,生得端庄秀雅,身段修长,别有一番温柔气质。张晓鸣打听了几天,只知道生母姓陈,叫什么名字就不清楚了。不过这陈氏挺和气挺好说话的,又没对女儿的真实身份起疑,因此张晓鸣对她的观感还不错。

陈氏进门后便上下打量了女儿一番,微微笑道:“是太过显眼了些,若换到大姑娘身上倒是正好,罢了,把先前新做好的那件玉色袄儿拿来,配上那条水红色的马面裙,别的就不必改了。”

红绫素锦闻言顿时忙活起来。张晓鸣一想,玉色就是绿色,水红就是浅红,同样是红配绿,可比大红大绿要顺眼,再看一眼素锦从柜子里拿出来的衣服,果然如此,心里顿时舒服许多,忽又记起了礼节,连忙起身朝陈氏行礼:“见过母亲。”

陈氏微笑着点点头,又柔声问:“今儿可有什么不适之处?昨日还听你说头疼,好些了么?”

“已经好了,多谢母亲想着。”张晓鸣犹豫了一下,又补上一句,“母亲再给我说说吧,一会儿见了祖母要如何行事?我怕又做错了。”

陈氏笑道:“不怕的,祖母知道你的孝心,你只管照母亲先前教的说就好。”

张晓鸣还要再说话,却被红绫拉到了屏风后头换衣服,只得闭上了嘴。不一会儿换好了出来,对着镜子一看,果然好了许多,偏陈氏又开口说话:“把那串珠子给姑娘戴上。”

红绫立即便将先前放下的那串七彩宝石珍珠手串拿起来往张晓鸣手上戴,张晓鸣见它沉甸甸的,忙道:“不用这个了,怪沉的!”

陈氏却道:“这是去年你过生日时,你外祖母特地命人捎来的礼物,上面串的宝石都是难得一见的成色,一般人还凑不齐呢。原是一对的,因你二姐姐喜欢,你送了她一条,为此我不得不另备了一份差不多的礼物给你大姐姐送去,又补了一份给你四妹妹。你戴上这个,一会儿给你二姐姐赔不是时,让她瞧见了,她记起你们姐妹之间的情份,也就不会过于为难你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典故,不过张晓鸣很怀疑,这条手串只会引起那位“二姐姐”的姐妹之情吗?恐怕还有提醒的成分吧?这么贵重的东西都说送就送了,二姐姐和她母亲拿人手短,就别咬着一件小事不放了。果然这大户人家里的女眷,就算是个温柔和气人,也不会缺了心计。

张晓鸣不再拒绝,由得红绫给她戴上了手串,心里又开始回忆礼仪程序。这可是她头一回见家里的大BOSS,绝不能出差错。

“明鸾?明鸾?”陈氏叫了她几声,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母亲有什么事?”该死,她还没适应这个新名字呢。

陈氏有些担心地看着她,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真的不要紧么?你总说自己病好了,可我总觉得你没以前精神了,是不是觉得身上很累?”

张晓鸣忙道:“不是的,我已经好了,大夫也这么说。”顿了顿,眼珠子一转,“大概是病得久了,身体弱些,养一养就好了,没什么大问题。”

陈氏的眉头仍未舒展:“真奇怪,你病了这一场,比先前懂事稳重了许多,可我却总觉得心里发慌。”

张晓鸣心中警铃大作,脸上却甜甜笑道:“嬷嬷和红绫她们都教训过我了,我知道自己犯了错,再不敢胡来。这样不好么?”

“你能懂事了,自然最好不过。”陈氏看了红绫等人一眼,红绫脸色有些苍白地跪下:“奴婢错了!”吓了张晓鸣一跳。

“起来吧。”陈氏的语气仍旧温柔,只是温柔中隐隐带着威严,“三姑娘从前确实爱胡闹,你们能把她教好了,也是一件好事,只是要有分寸,需得记着主仆有别,不可坏了礼数。”红绫连忙答应了。原本站在门口的教养嬷嬷也跪下请了罪。

张晓鸣心中大震,不由得懊悔自己用辞不慎,差一点害了红绫等人,又有些诧异,没想到陈氏看起来那么温柔和气,也会在这种小事上发火,要是她知道自己不是本尊……张晓鸣打了个冷战。

“怎么了?可是觉得冷?”陈氏马上就发现了女儿的异状,张晓鸣连忙摇头,犹豫片刻,便拉着她的手小声道:“母亲别生气,红绫姐姐对我很好的。”陈氏微微一笑,伸出玉指轻轻戳了她脑门一记:“你当母亲是个黑白不分的么?急什么?谁好谁坏,我心里有数。”说罢蹲下身替女儿整理了一下裙摆,便拉起她的手往外走:“跟我来吧,趁天色还早,赶紧去给夫人赔过礼,省得一会儿来的人多了,你要害臊。”

张晓鸣干笑着跟她走了,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从今天开始,她就要把自己当成是真正的章明鸾了,可别再露出破绽来。

她们这一走,就足足走了十五分钟,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院子、过道、穿堂,走到章明鸾觉得自己腿都软了,开始考虑是否需要制定一个健身计划锻炼身体,才到达了最终目的地。

这是她出房门后见过的最大的院子,她自己住的那个正房一间左右厢房各两间的院子跟这一比,顿时弱爆了。而且这里不但地方比她的大,花草树木也多得多,连院子里的丫头数量都是她的十倍以上,她还以为自己的待遇不错,原来只是小巫见大巫。

不及细看,她便跟着陈氏往正房方向走去,一路上所有丫头都纷纷向她们屈膝行礼:“三奶奶,三姑娘。”她也依次点头微笑,偶尔会回应一句:“姑娘好。”得到这句回应的基本上是年纪稍长又打扮得比较富贵的丫环,看那精气神儿都知道不是一般扫地劈柴的人物。章明鸾知道这必然是体面的大丫头,便也跟着老老实实叫“姐姐好”,众人都微笑以对,只有一个长着丹凤眼性子略活泼些的打趣说:“哟,三姑娘病了一场,倒比先前稳重多了。”

章明鸾干笑着,小心看了陈氏一眼,陈氏脸上笑容不变:“夫人可起来了?”

“一早就起来了。”丹凤眼丫头答道,“刚刚吃过早饭,少夫人已经带大姑娘过来了,龙哥儿还在外头书房读书,说是先生检查完功课就要过来,怕再过半个时辰也到了。”

陈氏微微一笑:“我还怕自己来晚了呢,请丹凤姑娘替我禀报一声,说我带三丫头来向夫人请安。”

丹凤用那双美丽的丹凤眼扫了章明鸾一圈,笑着应了声,转身打起竹帘进屋去了,不一会儿出来道:“夫人让三奶奶和三姑娘进去呢。”遂侧身将帘子打高了些。

章明鸾有些紧张地紧了紧拳头,深吸一口气,随陈氏进了屋。

这正屋地方不大,摆着八仙桌和两排圈椅,倒是不算富丽堂皇,反而显得光线有些昏暗,家具都有陈旧感。几个丫头正往高几上摆花瓶,看到哪枝花不好了,又换了新鲜的上去。条桌上的烛台也不曾点燃,一个穿红比甲的丫头从西边的通雕博古罩出来,一手拿着一个高脚盘,一边装的是桂圆,一边装的是黄澄澄的大佛手,正往桌上摆,另一个戴大红绒花的丫头则小心地将一个玉做的摆设放到条桌上。章明鸾正想看清楚她放的是什么东西,就被陈氏拉了一把,转向东边的博古罩,丹凤侍立在罩下,做了个“请”的手势。

博古罩里传来低低的说笑声,章明鸾心中一凛,顿时打醒了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博古罩后面俨然又是一个大房间,正面罗汉床上坐着一个穿着暗红绣花褙子、脑后盘着圆髻、髻上戴着金凤钗的中年妇人,脸庞圆圆的,说不上美貌,倒也端庄和气,正是南乡侯夫人。她跟前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大红绣金袄儿,鲜绿马面裙,一样是金灿灿的项圈儿,七彩缨络,记名符,长命金锁,手腕上是明晃晃的碧玉镯子,头上乌发梳成双鬟,缀着精致的镶宝金花——正是明鸾换衣裳前的打扮。

这小女孩年纪虽小,却已经可以看出五官精致,长大了必是个美人。只见她笑眯眯地看着明鸾,掩口笑道:“祖母,果然叫我说着了,今儿三妹妹必要早早来向您请罪的!”

明鸾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必然就是那位出色的大堂姐了。瞧这小模样儿长得,还有那受宠的劲儿,莫非就是宅斗文里常见的风骚型炮灰女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第一章 穿越 第二章 寿筵(上) 第三章 寿筵(下) 第四章 秘闻 第五章 惊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