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胭脂大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鸾凤和鸣

第七十一章 鸾凤和鸣

禾早 2021-11-24 05:03:53
放心见那苏耆点了头,流行的会会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又接上一句道:“那这门亲事就这么说定了!我改日将女方的生辰八字送登门拜访来,您家公子的生辰八字我们了得知了,也无需再大大麻烦您老请出了!”说着,顾着眨巴眨巴眨巴眨巴睁,目不转晴地盯着苏耆心里祝告——老儿,你点苏耆但是被放心侃晕了,但一听见她说到什么生辰八字,又望到放心那一双亮闪闪放佛眼见得猎物进网的眼睛,立刻很清楚了回来,正准备好点一直这样的头也而已轻轻地垂了一下便又抬了出来,不仔细瞧压根儿看不出他的头曾在小范围内颤动过。他冷冷一笑连声道:“貌似大麻烦你在此浪费了了许多口舌,来福!下逐客令!”说着也20-300放心反应时回来,逃也似的返身进了内院,深怕再多待一刻又要深陷放心的口水空袭之中,到那时候能不能够再保持清醒回来是一个问题了。。...

胭脂大宋

推荐指数:10分

《胭脂大宋》在线阅读

安心见那苏耆点了头,当下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于是又接上一句道:“那这门亲事就这么说定了!我改日将女方的生辰八字送上门来,您家公子的生辰八字我们已经知晓了,也不必再麻烦您老请出来了!”说着,只顾眨巴着眼,目不转晴地盯着苏耆心里祝告——老儿,你点头吧!只要你一点头,那就别想反悔了!安心这番举止,倒仿佛是兰汀真嫁不出去了,要在这里挂上“含泪撒血”、“跳楼拍卖”的牌子。

苏耆虽然被安心侃晕了,但一听到她说起什么生辰八字,又望见安心那一双亮闪闪仿佛眼见猎物入网的眼睛,立马清楚了过来,正准备点下去的头也只是轻轻垂了一下便又抬了起来,不仔细瞧压根看不出他的头曾经在小范围内抖动过。他冷笑连连道:“倒是麻烦你在此浪费了许多口舌,来福!送客!”说完也不等安心反应过来,逃也似的返身进了内院,生怕再多待一刻又要陷入安心的口水轰炸之中,到那时候能不能再清醒过来就是一个问题了。

苏夫人昏昏沉沉的站起身来,也跟在自家老爷屁股后头躲了进去。那名叫来福的仆役上前示意安心还是快离开吧!说实在的,他也差点就受不了了,耳朵里到现在还嗡嗡直响,只怕日后再看见媒婆上门都不敢通报了。

走在大街之上,安心愤愤地将头上的簪子、花儿都一把扯了下来,又将满手的镯子戒指都掳作一堆,要不是这些东西都是金银而安心视财如命的话,也许一怒之下,她就要将这些东西满大街乱扔了。走到随欲居门前,安心将头上盘着的假髻随手一抛,扔到了笑着上前迎接的家仆头上,搞得那家仆一头雾水,不知道谁又惹到了他这个恐怖的主人。再走到庭中小路,安心又爽性将那厚厚的红绣鞋给踢进了池塘,惊起了一塘池鱼在水里乱窜,而她自己却只穿着白色的棉布袜子在那里走。等走到她房门前的时候,连身上大红锦袍都脱了下来向后一丢,正丢在一路跟着她回来的苏舜钦头上。安心进了屋,转身就要将房门一关,苏舜钦急忙扯掉了头上阻碍视线的衣裳伸手去挡,好在安心收手的快,否则明天早上苏舜钦的手指定就肿成猪蹄了。

“干嘛!”安心不悦道:“把你的手拿开!”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苏舜钦那双xiu长优美的手,心里想着邪恶的念头,不知道这样一双手若是肿成猪蹄会是怎生模样。

苏舜钦苦笑道:“我都还没生气,你又在气些什么?这回事情都让你搞砸了,爹爹是指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了。”

安心冷哼一声道:“你生气?我还比你更生气!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这么大热的天客串媒婆我容易么我!我说的口干舌躁只求你爹爹点一下头,他却坐在那里适意的很,一等我说完立刻就把我从你家赶了出来!我这么有品位的人却要去扮那丢丑弄怪的媒婆,不是为了你们,难道还是为了玩儿么!”最后这句话,安心说的颇有些理不直气不壮,她反省了一下,貌似还真是有点玩儿的味道。话说自己来到宋朝之后,扮过不少人,就连皇帝都扮过了,却还真没有扮过媒婆,这次倒是小小的满足了一下她的好奇心。

苏舜钦弱弱道:“那你现下要怎么办?”他不敢与安心高声对嚷,事情弄成这个地步,还得靠安心来善后。

“这样啊——”安心见苏舜钦一脸可怜的落寞之色,倒也不忍心再落井下石,当然这件事情她也要担些责任,不能看着苏舜钦与兰汀成为怨偶呀。她低头想了想,搜肠刮肚的想起仿佛在历史上这个家伙是杜衍的女婿哎。嗯,杜衍!当下胸中已有计较,笑道:“我记得你提起过杜衍吧?”

“是啊!”苏舜钦不解。杜衍虽然站在自己这一边,可是爹爹却看上了他家的女儿,难道安心想让自己娶了杜姑娘再将兰汀纳为妾室?这万万不可,别说兰汀心高气傲未必肯答应,自己也不忍心让她受委屈啊。想着就顺口道:“我不会娶杜伯伯的女儿,我只要兰汀一个就够了。”

啧啧,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痴情种子,兰汀这丫头倒是有福了。安心一肚子气顿时消去无踪,上上下下打量着苏舜钦,眼中流露出赞赏的目光,就差没有跟苏舜钦勾肩搭背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激动了。就冲着他这么一句话,非得让苏耆那老头答应了这门亲事不可!

苏舜钦被安心灼灼的目光看得心里毛骨耸然,不知道这个小魔头又想在自己身上打什么主意。心里想着,脚下就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只要安心一有所动,就准备立刻撒丫子跑路。虽然安心身怀轻功,但自己也不能连抵抗都不作一下就束手就擒吧。

安心看出了他心内的忐忑,撇了撇嘴道:“你放心,我还不屑打你的主意,更怕兰汀为夫报仇在饭菜茶水里下点毒谋杀了我。”

安心还怕有人下毒害她?天大的笑话!苏舜钦心底虽不以为然,但总算定下了心神,问道:“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安心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道:“乖乖回去等消息,现下我累了,懒得与你多费口舌。”

苏舜钦无奈,只好转身灰溜溜地去找兰汀商议了,这个小魔头看样子不太可靠。

安心的确是不太可靠啊!自从她去找了一回杜衍之后,回来便悄无声息了,而杜衍却在几天之后上了苏府提亲。苏耆对这件事情自然是巴不得,满口应承,当下就答应了,还挑选了婚期,气得苏舜钦在房中借酒消愁,想要找安心算帐,却又不知要如何面对兰汀,是以好几天都不敢到随欲居。

这日,苏舜钦喝了几天闷酒终于想通了,不论如何,自己就是不同意这门亲事,坚决不拜堂成亲,看他们又能拿自己如何!总不成绑着自己去拜堂吧!既然想通了,这连日来的满腹郁结顿时都消散无踪,他也不怪安心了,也许反倒更能证明自己非兰汀不娶的决心。只是好几日没见到兰汀心下甚是想念,却又因为夜色已深,无法再去探访。只得胡乱翻出一套《汉书》来打发无聊。

杜衍这日正在苏家吃酒,宴散时分已近更深,顺脚走过苏舜钦的房前,却听见苏舜钦在里头拍掌道:“惜乎,击之不中!”。杜衍心下好奇,不知道他在里头搞什么名堂,便将身子凑到房门前,隔着未关紧的门隙张眼望去——只见苏舜钦满满斟了一杯子酒仰头饮尽,又继续低头去看那摊在桌上的书。半晌,杜衍又听他读到“张良在下邳遇到刘邦”的语段,才知道原来他在看《汉书·张良传》,正笑着想要转身离开,却听苏舜钦在里头又拍掌赞叹道:“君臣相遇,其难如此。”说着,里头又传来饮酒之声。杜衍心内暗暗好笑,常听人说苏舜钦喜欢饮酒,常常一饮便是一斗,原来竟有如此下酒物,一斗也不足多!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已到了苏家与杜家儿女成亲的日子,苏舜钦一大早起来便想躲了出去,却被他爹爹苏耆锁在了房中。古礼结婚之时是必须要有新郎上门迎亲的,苏舜钦虽被锁在房中却也不焦不躁——反正我就是不去迎亲也不拜堂,随便你们爱怎么样!

这段日子里,苏舜钦早已对兰汀表明了非卿不娶的心迹,自然也已将苏耆答允杜家亲事的事情告诉了兰汀。可是兰汀的态度他却又捉摸不清,既没有他想象中的伤心泪滴也没有寝食难安,只是脸上偶尔透着喜色,却又时常躲着他。去问安心,那小魔头却不待见他。

安心最近正在心烦呢!盗侠两个老混蛋将江傲带走了,也不知去了哪里,只知道临走前向瑶瑟打听了那至阴至阳珠的消息,想必是去夺将回来了。凭着那三个人的身手,自然天下是没有去不得的地方,可是安心却又有些想念起江傲来了。虽然这些日子不是与他赌气冷战就是相对漠然,却还没分别过这么多日不见。好在还有卓然时常陪着她说说话解解闷儿,安心心里才好受一些。至于苏舜钦,既然心底对她还有埋怨,她自然就没什么好脸孔来对待了。

这时苏舜钦躺在床上听着前堂里唢呐锣鼓吹吹打打,心里烦燥的要命!杜衍难道跟自己爹爹一样发了昏了?新郎不上门迎取都将新娘送上了门,要知道这可是要被人嘲笑的,笑话杜家女儿没人要,居然死皮赖脸的非要塞进苏家的门。苏舜钦再想到一会自己不肯拜堂成亲,不知道外头要闹成什么模样,杜家女儿的名声只怕就要坏在自己手上了。想到这点,他不禁有些愧疚,也许杜家女儿也是像自己这般不情愿呢,再想起杜衍平日待他甚好,心里更是有些难过起来,不知道杜衍今后的面子要往哪搁。

可是事情发展的方向往往便不是如同自己所想的那般。这边苏舜钦自在房中闷头睡觉,那边厅堂上照例吹吹打打热闹非凡,丝毫没有因为新郎不在就暂停婚礼的打算。苏舜钦越躺越烦燥,心下不禁狐疑起来——难道他们找了个替身代为拜堂成亲?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有,一般都是在新郎身患重病之时,赶在临死前将定下的新娘娶过门来,名曰“冲喜”。自然也有“冲喜”之后病好的新郎,但多半情况下那些新郎们都在成亲之后不久便撒手人寰。这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有些病压根就好不了,有些更是让那重病的新郎再来行房中之事,不一命乌呼才怪呢!倒是苦了那些才过门就要守一辈子寡的新妇。

苏舜钦越想越有可能,再也躺不住了,一翻身便坐了起来,就想冲出屋子去瞧个究竟。但,房门锁的太牢,就凭他这手无负鸡之力的书生想要打开?没门!哦,不对,是连窗缝儿都没有!苏舜钦耳听外边吵闹声越近,还不时夹杂着嬉笑喝彩之声,还有夸赞新娘美貌之声,想是已然开始闹洞房了。这时他简直就要暴跳了,深悔在与安心、江傲他们厮混的时候为什么不学点武艺,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束手无策。

夜色渐渐深沉,月亮早已高悬在空中,清冷的月光如水般铺满了这个属于夜的世界。露水在草尖花蕊上舞蹈,静寂的夜里不时传来一两声宿鸟的低鸣,微凉的空气带着院中馥郁的花香袭人而来。

要是在平时,如此良辰美景夜,苏舜钦早都忍不住携壶徘徊在花树下漫步吟尔了。只是今日,他却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将头低埋在双臂里连动都不想动。难道,这一切真的都已结束?是不是注定了自己这一生无法与兰汀白头偕老呢?再想到自己对兰汀的誓言轻轻松松就被家人给毁去了的时候,他又觉得再也无颜去面对兰汀那张期盼着的脸。是啊!自己还有什么面目去面对她?难道要对着她说——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自己也是身不由己?身不由己是真的,但这并不等于自己就一点错处都没有。都怪自己没有考虑周全,早知如此,在还能自由行动的时候就应该离家出走,带着兰汀去寻觅属于他们俩人的幸福。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生米已成熟饭,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已然娶了杜衍的女儿,赖不掉了!兰汀——一定很恨自己吧!

正在苏舜钦百般无奈万般自悔的时分,紧锁的房门突然“吱儿”一声打开了,从外边走进来一个人,身上带着脂粉的香气与室外清爽的空气味儿,定是个女子了。苏舜钦想,也许就是杜衍的女儿吧!可笑,自己竟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已成了夫妻!苏舜钦没有抬起头来,也无法抬起头来,就如同他不知怎样再去面对兰汀一样,也无法面对面前这个与他一样无辜的女子。

一件单衣罩上了苏舜钦的肩膀,然后,房内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是那个女子,她竟然在笑!苏舜钦更无法去面对她了!难道她竟是自愿的?往后的日子,面对自己的冷漠,她又会不会失望心伤?苏舜钦也很恨自己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在为夺去了兰汀位置的女子而担心。但他向来就不是一个心肠狠硬之人,否则又怎会无法忘却兰汀。

“你难道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一个清脆的声音温柔地在苏舜钦的耳边响起。

苏舜钦倏然一惊——兰汀?这个时候,她又怎会在这里?苏舜钦带着疑惑抬起头来,果然呈现在面前的是兰汀那张娇羞的脸庞,颊上擦着水灵灵的胭脂,嘴唇红润欲滴,真好看呀!只是,她为何穿着大红吉服。

“呆郎!”兰汀咬着牙又恨又笑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

“你——”苏舜钦惊喜的无法说出完整的字句。

兰汀羞怯地侧过脸去轻声道:“安心不知使了什么法子说服了杜大人将我收为义女,是以——”下边的话,她也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苏舜钦顿时觉得胸内有什么东西要炸开,欢喜的只想大声喊叫出来。安心原来动的竟是这般心思,难怪这段日子以来兰汀面对自己的时候模样古怪,只怨自己愚笨不能领会错怪了她!

“对不起——”苏舜钦一把握住兰汀的手道:“我竟然拒绝与你拜堂成亲!让你受委屈了!”

兰汀抿着嘴儿一笑道:“我怎知你竟是从头到底都被蒙在了鼓里。”她确是不知,还以为安心等人对苏舜钦明言了,虽然从苏舜钦那段日子患得患失的模样看来不怎么像,但她以为那是苏舜钦在逗她。直到方才进了洞房,宾客们都已散去,兰汀低着头羞怯的等着苏舜钦解衣上chuang时才了然。

“呵呵——”苏舜钦乐的只知道傻笑了。

门外花丛中躲着另一个身穿大红新郎吉服的男子,这时听见他们的对答,不禁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却是个清脆的女子声音——正是今日易容成苏舜钦模样迎亲拜堂的安心。此时她正躲在这里想要偷听洞房,却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在及时捂住了嘴,没有惊动了房内那一对正在互诉衷情的鸳鸯。

安心悄悄站起身来,不想再继续打扰这对幸福的新人。漫步在月光之下,她不禁抬头深深吸气——真好!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可是,自己的眷属又在何方!

------------------------------------------------------------------------------------------------

我是小广告:一部《武林外史》引发了多少争论,沈浪到底是爱朱七七多些,还是怜白飞飞多些?且看全新演绎的《武林外史同人之我是朱七七》

作者:花落重来

书号:88825

默。这周的精华让我加光了>.<

等下周我再回头挑着加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七十一章 鸾凤和鸣 第一百三十八章 巧遇种谔 第一百三十九章 欲行反间 第一百四十章 聒噪女子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元昊诡计 第一百四十二章 落井下石 第一百四十三章 惊喜若狂 新书公告-《宠宠欲动》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