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三世世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我需要心理医生

第5章 我需要心理医生

樱花没有泪 2021-07-22 14:52:12
“嘟嘟嘟……”耐心的等待电话接通电话的嘟嘟声,和我的心跳频率并也不是很合谐,扰得我的内心更乱了。孙涛学长但是不喜欢开玩笑,但人但是很不错的,作为学长,在广播台里总是会很照料我,我并不希望能他出什么出乎意料。就像是我不不愿意自己遇上鬼像,我也不不愿意他遇上鬼,即使他很...

三世世界

推荐指数:10分

《三世世界》在线阅读

“嘟嘟嘟……”等待电话接通的嘟嘟声,和我的心跳频率并不是很和谐,扰得我的内心更乱了。孙涛学长虽然喜欢开玩笑,但人还是不错的,作为学长,在广播台里总是很照顾我,我并不希望他出什么意外。就好像我不愿意自己遇到鬼一样,我也不愿意他遇到鬼,即便他很“喜欢”鬼。“可恶,快接电话呀……”我靠着桌子,举着手机像刚表白完在等待女方的回复一样紧张。孙涛,真的遇到什么不测了么?那个“它”真的去找他了么?这个点儿,舍友们都已经上床了,偌大的宿舍里,只有我桌子上的一盏台灯还亮着。一盏小台灯显然不能将整个宿舍照亮,而我这个唯独还亮着的角落,在黑暗中显得异常的突兀。我隐隐觉得四周的黑暗仿佛隐藏着什么,在等待我这唯一的亮光消失后,就扑过来消灭我。我又胡思乱想了,真的,人在紧张的情况下,真的很容易胡思乱想。我挂断了电话,孙涛没有接听,或许是因为他在回去的路上,手机又开着静音吧,毕竟作为一个学生党,手机开静音是很正常的事儿,我自己也经常因为手机静音而错过别人的电话。“等他回到宿舍,看到我的电话,应该会拨回来给我的。”我轻叹了一声,看着手机,就好像下一秒孙涛的电话就会拨回来一样。很快我便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了,索性关掉静音,将手机扔回了桌上,这样如果孙涛的电话打过来,我便会第一时间听到铃声的。只是,如果一会儿孙涛的电话真的打过来了,我该怎么跟他说呢?孙涛学长,有个鬼跟着你!这会被当做神经病的吧?当然,孙涛的话,应该是很有可能相信我的话吧?不过这样讲确实是有些突兀了,即便孙涛本身对鬼神的事情比较能够接受,我也觉得应该要给他一点儿缓冲的空间。“文祥……”就在我考虑该怎么提醒孙涛的时候,对面床上的舍友似乎被我的动作扰醒了,侧过身来迷迷糊糊地看着我。“怎么啦?”我也愣愣看着他。忽然,我分明看见他的眼神微微一变,完蛋……有种不祥的预感,要出事儿了!“文祥——你个暴露狂——”舍友带着笑意的尖叫声在夜深人静中显得异常的刺耳,一时其余的俩室友也被吵醒了。这是个屈辱的晚上,我的脸已然被他的叫喊声惊得通红了,这一刻我才发觉,自己的下半身,很是“通风”——妈蛋,出浴室时走太急了,居然忘记穿衣服了!-------------------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哦不,凌晨两点,孙涛学长依旧没有回我的电话。我愣愣躺在床上,方才闹的一番糗事儿,随着其他俩舍友的困意愈浓,宿舍也最终恢复了平静,但我知道,这件事儿明天甚至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还会被他们所津津乐道的。很烦,异常的烦。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了一个连是否存在都不确定的东西,居然会把自己搞成这副德行。我明明是不信鬼的,却被鬼吓成这样,说出去恐怕都会被人笑掉大牙的吧?是的,我在害怕“它”,我现在已经确定这一点了。从意外发现房间里存在第五个人开始,我的内心就已经产生了恐惧。或许,我害怕的并不是“鬼”这种东西,我害怕的,应该是未知。害怕未知,这应该是人类所共有的短板。如果一个鬼就站在我面前,或许我还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恐惧,可是“它”偏偏只是让我在黑暗中触碰了下肩膀,我甚至连“它”是什么东西,是不是鬼都不知道。“唉……”我忍不住又轻叹了一声,将手机往床头的一个挂篮一丢,我决定不等孙涛的电话了。这么晚了,孙涛肯定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他要么已经出事儿了,回不了我的电话;要么就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这会儿睡觉了,手机又静音,压根就不知道我给他打电话了。但无论是哪种情况,显然我都无法为他做些什么了。“文祥,怎么啦?”刚才发现我没穿衣服的舍友居然还没睡,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叹息声,便顺口问了我一句。我侧过身看着他,他叫张楚健,一个喜欢戴着黑框眼镜的胖子。说他是胖子或许有些过分了,与我相比较的话,张楚健确实是胖了,但是单看他个人的话,只能勉强算是微胖吧。当然,这不是重点。“我今晚看你很不在状态,是遇到什么事儿了么?”张楚健虽然喜欢开我玩笑,但平心而论人还是不错的,这么困的夜,还能留意到我这边的异常。我不明白张楚健所指的是什么,或许是因为我刚才忘记穿衣服就从浴室出来的事儿吧?一直以来,我都是那种挺靠谱的人,即便我的大学生活是过得浑浑噩噩的。我之所以说自己的大学生活过的浑浑噩噩,是因为我基本上什么事儿,什么活动都不参加,包括学习,但是,只要是我有做的事儿,就一定会做好,比如我在广播台的工作。所以,在舍友心目中我还是属于那种相对靠谱的人,只要我答应了的事儿,就一定可以做好的。当然,前提是要让我答应下来。一个靠谱的人,怎么会做出出浴室忘记穿衣服的举措呢?“你在等谁的电话么?我看你刚才就在打电话,是没人接吧?”张楚健见我不回答又继续问道。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将今晚发生的事儿原原本本地告诉他。舍友是大学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角色,朝夕相处之下,很容易产生信任。而且,现在的我,也需要有个人来倾听我的遭遇,给予我一些建议。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现在就是那个当局者,被那该死的招鬼游戏搞得一塌糊涂。张楚健听着我的述说,脸上的睡意也逐渐消去了,托着下巴感觉像是在听《聊斋》一样。我并没有跟他说我所遇到的就是鬼,毕竟我自己都不太确定那个东西是什么,是不是鬼。不过,恐怕正常人听到我这样的遭遇,都应该会往鬼那方面去想吧?“你是说你今晚撞鬼啦?”果然,张楚健也是这样想的。“我不知道,我没看到那是什么,但我总觉得我当时拍的是个女人的肩膀,可是当时房间里唯一的一个女生却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我前面。我当时拍的应该是孙涛学长的肩膀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最后自己却拍到了个女人的肩膀。”我无奈述说道。“那就是撞鬼了呀!”张楚健包在被子里面,只露出个头看着我,神秘兮兮道:“文祥,你们居然敢在学校里玩招鬼游戏,你不知道我们学校后山就是墓区么?咱学校风水不好,阴气太重,玩招鬼游戏很容易撞到鬼的!”“墓区?”我微微一怔,没想到他会联想到学校后山去。学校是半依山而建的,我们的宿舍,隔着一道围墙就可以看到后山的风景了。张楚健说学校后山是墓区,其实不然。学校的后山其实政府是不允许修墓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私人修墓现象依旧很盛行,我这学期就听到过后山传来的殡丧礼乐声不下三次。白天的时候站在我们宿舍阳台往不远处的半山腰望去,还可以看见一座最近新修的坟墓。很近,连墓上压的黄纸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而且,听学长说,我们学校本身就占了不少的墓地,或许在我宿舍的地基之下,就压着一具某人的遗体吧?所以,我所遇到的那个东西,就是来自学校后山的鬼么?我的生物老师曾经给过我死亡的定义,死亡,是指生命的消失。人的每一个器官,每一根毛发,每一个细胞,都会在死亡之后被分解,回归自然。所以,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人死了就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不会遗留下灵魂这种东西,当然,也不会有鬼的存在。这也是我不相信鬼神的原因之一。当然,现在听说有不少科学家在证明人类灵魂的存在,甚至有人测出了人类灵魂的重量。但这一流派的科学家,被称为是“科学非正统派”,很显然,这一类学说在主流科学看来,还是不为接受的。“文祥,我觉得你明天下午没课的话,去找个道士吧?或者去庙里找个老和尚帮你去去邪气?”张楚健建议道。我呵呵一笑,道士?和尚?电视剧看多了吧?即便真的有鬼,我也不认为外面那些道士和尚有本事可以驱鬼。不过张楚健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儿,或许,我真的该找个专业人士帮忙了,当然,这专业人士肯定不是道士或者和尚的。我想,我需要的是一名心理医生。在我还不能证明鬼真的存在之前,在我还不能确定我所遇到的就是鬼之前,我只能视其为幻觉。人的心理是很复杂的,有时候连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在心理作用下确实会让自己看到很多“非科学”事件。撞鬼,这在心理学上貌似被称为“妄想症”吧?当然,说我是妄想症的话,绝对是夸张了,在今晚之前,我除了有些颓废外,心理上还算是挺健康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2章 招鬼游戏 第3章 房间里的第五个人 第4章 我到底怎么了 第5章 我需要心理医生 第6章 心理咨询 第7章 你很聪明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