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重生王妃俏医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首见

第一章首见

地瓜汁 2022-05-14 19:21:20
马车被驾着在漫天黄沙的泥路上驰聘,偶然的一阵风吹过,黄沙一瞬间便可将马车吞没在视线里。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捷。马匹在曲折坎坷崎岖不平的道路上穿梭,上下颠簸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他却始终稳坐公交车前,未曾有片刻完全偏离,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健。马匹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穿行,颠簸程度可见一斑,他却一直稳坐车前,不曾有片刻偏离,拉车的马更是被他控制的张弛有度。。...

马车被驾着在漫天黄沙的泥路上驰骋,偶然一阵风吹过,黄沙瞬间便可将马车淹没在视线里。

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健。马匹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穿行,颠簸程度可见一斑,他却一直稳坐车前,不曾有片刻偏离,拉车的马更是被他控制的张弛有度。

“呕!”

呕吐声从马车内传来,显然,车里的人境遇要差一些。

驾车的人侧耳听了下车里的动静,又看了眼即将落山的太阳,虽是心有不忍,但却不敢勒住手里缰绳。

“哐!”原本紧坐在马车角落的人在马车急过一泥潭时,终于被颠甩到另一侧,身体受大力摧残发出一声重响。

“啊!”贝一一忍不住痛的大叫了一声。她觉得自己这一摔怕是骨头都碎了,但见车子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她只好咬紧牙关忍着,再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

驾车的人轻侧了下眉眼,虽没有叫停马车,但缰绳终究还是紧了紧,再过下一个泥坑时,车速明显降了下来。

贝一一手扶着被撞击的侧腰,另一只手强撑着身子坐起来,并调整了一个稍稍舒适的坐姿,长出了一口气缓和痛楚。

还好胳膊腿的能动弹,说明没有伤到骨头。确认自己无恙后,贝一一拧着眉怒目瞪向了前方。

驾车的人仿似背后生了眼睛,知道车里的人此刻恨不得把他生吃活剥了。他没有丝毫的波动,依旧凝聚着注意力关注前方,只是车子在经过沟壑的地方,速度才缓和些。

车里的人并不知道这些,只咬牙忍着痛,心里早已把驾车的人凌迟了。

在忍一忍,等到了拿到休书,她就自由了。贝一一用这惟一的信念支撑着自己,待情绪稳定一些,开始闭目休息。

夜终究还是彻底黑了下来,苍茫的大地迎接来了新一轮的月光。

“咕~~”

一群低飞的乌鸦突然掠过马车顶,低沉的叫声在空旷的原野上显得格外惊悚。

贝一一吓得打了个冷颤,身子往角落蜷曲了下,目光惊恐的看向马车顶。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马车已经不停歇的跑了一天,竟然还没有出这片荒野。

好在这些乌鸦没有在车顶多做停留,外面很快便又安静下来,只剩下驰骋的马蹄声。

驾车的人的精神却崩的更紧了,他知道危险才刚刚开始,他必须要尽快和接他们的人会合才能保证两个人的安全。

驾车的人一边全力控制着手里的缰绳,一边聆听着周遭环境传过来的异响。月影下,刚毅果敢的侧脸上更添了几分英气。

月明星稀,此刻虽已到了晚上,但原野却被月光照的愈发亮堂起来。只是不同于白天喧嚣,静谧的夜稍有一点响动就格外刺耳。

风吹动着马车一侧的卷帘,贝一一透过光亮看了眼外面情形,随又倦态的闭上了眼睛。

想自己来已三个月有余,但却没有过过一天正常人的生活。先是在王府被那伙人陷害,现在又被带到这鬼地方,纵使拿了休书,怕是找个安生立命的地方也是很难。

自己堂堂一医学院的高材生,父母培育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来得及对他们有所回报,就被这样隔在了两个时空里再不能相见。

爸爸妈妈找不到她,该有多难过啊。

想到这,扛了一天的人,泪终于决堤了,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掉落在了衣襟上。

贝一一掐着拇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生怕驾着的人觉得她是个软弱好欺负的。

驾车的人驰骋沙场多年,早就练就出了耳听八方的本领,尤其在这危机四伏的夜晚,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耳听着车里人粗重的呼吸声,心下知道她在抽泣。

到底还是个孩子,未经世事就成了这场皇权斗争的牺牲品。纵使他不喜,这事到底和她没什么关系。

这些年自己被打压的还不够吗,他都不记得上一次踏足关内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然而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他,生怕他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驾!“

驾车的人隐忍着心头的悲愤,大声呵斥着马车,促使着马车继续往前奔跑。

虽说不明生物的叫声从太阳落山以后就开始此起彼伏,但一路到也还算顺利,并没有遭受到侵袭。

贝一一哭了一场后,心情逐渐平复,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

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她贝一一偏就不信这个命。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个鬼地方,命只能掌握在她自己手里。

想到自己来到这以来所发生的种种,目光不觉又望向被风吹得乱舞的车帘。

冷子润,这个传说中的六王爷,只怕在这世上的境遇不比她好多少,否则在郾城也不会阿猫阿狗都敢来欺负自己,摆明了是没把这个王爷放在眼里。

而且,听说他的母后。。。。。。

唉,算了算了,好歹是名义上的夫妻一场,也是来到这以后唯一和她有所关联的人,不提也罢。他只要愿意把这婚给合离了,她贝一一就交了这个朋友,否则。。。。。。

驾车的人全身心的驾着马车,丝毫不知就这一会功夫,自己已被人在心里来来回回盘算了好几个回。

只要穿过了这段无人区,他们就安全了。

冷子润不敢多做他想,明明一早就安排了人过来接应他们。但到此时还没有看到任何身影,事情怕是不妙。现在只有尽快赶路,离关越远,他们越安全。

尽管一路上风声鹤唳,远处狼嚎声也没有断过,但在冷子润心里,这些还并不足以畏惧。只是他现在还带着个小丫头,深闺大院里养着的,那见过这种阵仗,这一路只怕是要吓坏了。

“驾。”

伴随着又一声低沉的呜嚎声,冷子润手扬长鞭,促马继续奋力前行。

马车没过多久就驶进了一片丛林,咕咕声越来越多,偶尔还有被惊飞的鸟成片掠过马车的车顶。

如果不是人还清醒,贝一一真觉得自己只是在看一场3D电影,只可惜这场景都是实打实的,就在刚刚一只低飞的乌雀还差点从车窗撞进来。贝一一手忙脚乱的一阵扑打,误打误撞抓住了帘子,这才把乌雀挡在外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首见 第二章密林穿梭 第三章交手 第四章跌湖 第五章湖底 第六章山洞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