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我靠异能种田养家》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一脸懵逼的重生

第1章 一脸懵逼的重生

错负轮回 2021-09-14 04:43:19
放佛一场永远是醒不回来的梦,沈齐铭甚至麻木的望着自己的生平。末世刚就的时候,她的父母为了找弟弟,把她锁在家中,一去不回。吃掉了家里的存粮,她又饿又怕,浑浑噩噩间觉醒之后了木系异能,被一支搜寻物资的小队看上,这才重新开启了她末世求生本能的旅程。末世三年,其末世刚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父母为了找弟弟,把她锁在家中,一去不回。。...

仿佛一场永远醒不过来的梦,沈易遥麻木的看着自己的生平。

末世刚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父母为了找弟弟,把她锁在家中,一去不回。

吃光了家里的存粮,她又饿又怕,浑浑噩噩间觉醒了木系异能,被一支搜寻物资的小队看中,这才开启了她末世求生的旅程。

末世五年,其他异能者们都陆续开始觉醒第二异能,只有她没有半点儿动静,且木系异能增长的速度也比别人迟缓,也因此见识了什么叫人情冷暖。

末世十年,一次出任务的途中,她终于等来了第二异能的觉醒,却惨遭同伴的背弃。

沈易遥永远忘不掉那些家伙丑恶的嘴脸,忘不掉被丧尸群撕咬分食的痛苦。

那一年,她28岁。

沈易遥一直困在这个梦中,反复经历着那十年的痛苦。

一遍又一遍,不知今夕是何夕。

忽然间,一股巨力袭向了她的脖子,强烈的窒息感没顶而来,沈易遥压抑已久的怒火“腾”地被点燃,本能的反抗。

异能的废材,生死拼杀的绝境,造就了她一身格斗的本事。

感觉到有人掐她的脖子,她下意识的抬手掰住对方的拇指,一个分筋错骨反擒拿,将人压制。

沈易遥在这一瞬挣脱了梦境的桎梏,猛地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错愕而又幽深的灿灿黑眸,那双眸子中,仿若燃烧着无尽怒火。

这……谁?

沈易遥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清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不过不管这人是谁,他刚才险些掐死自己是不争的事实,她的脖子还疼着呢。

沈易遥警惕地扫视了这人一眼,黑灯瞎火的,借着朦胧的月光,她看清了那张脸。

这人给她的第一印象是长的很好看,第二是干净。

在末世还能这么干净,身上一点异味都没有的人,一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

沈易遥紧张的全身紧绷,尽量忽略嗓子火辣辣的疼痛,嘶哑着声音问道:“是你救了我?”

顾安勋先是诧异,之后又皱了皱眉:“松开。”

沈易遥可不想得罪自己惹不起的人,张了张嘴还想开口,忽然一阵疼痛如同电钻搅着她的脑浆,她面色霎时变得惨白,闷哼一声,脱力的倒了下去。

顾安勋一直在寻找机会脱身,感觉到这黑丫头力道松了,当即将人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他大长腿一跨,人就跳到了地上,高大的身形晃了两晃才站稳。

顾安勋面沉似水,要不是他前天淋了雨一直高烧不退,哪里会给这臭丫头钻他被窝的机会?

想到自己恍惚的时候,竟然贪恋怀里的温软,甚至梦到了儿时养的小兔子,他就一阵烦躁羞怒,差点儿掐死那个又黑又丑的丫头。

顾安勋扶额,顾自懊恼了片刻,才发觉那丫头蜷成一团,打着摆子。

病了?还是装的?

他并不想管,但人不能在他这里出事。

纠结片刻,顾安勋上前,月色下那张黑乎乎满是黑斑的瓜子脸上,豆大的汗珠儿不断地冒出。

真病了?

顾安勋找到破旧木桌上的半截蜡烛,点燃。

屋子里亮堂起来,他在转身去看那黑丫头时,一怔。

那张又黑又丑的脸上,额头和下巴出现了两片白嫩嫩如鸡蛋的雪白……

顾安勋僵硬了片刻,缓缓低头看向了自己身上的白背心,上面两块油乎乎的黑,可不就是那丫头脸上掉的色?

顾安勋似想到了什么,看向沈易遥的眼神变得复杂。

他认识这个黑丫头,她也算是大柳村的名人了。

一是她父亲退伍后带着她在大柳村定居,大刀阔斧的建了大瓦房。砖瓦在城里常见,在这么偏僻的村子里可是独一份儿。

别人都还在住黄泥稻草垒砖,苞米杆稻草叶上顶的土坯房,沈家这么与众不同,一直在被村里人酸溜溜的说道。

二是她父亲在半年前采石场的那场事故中遇难,留下了她这么个孤女和那套惹眼的房子。

哪怕她又黑又丑,也还是有人惦记着想要给她说亲,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顾安勋摸了摸沈易遥的额头,确认她并没有发烧,又翻出了没舍得用的新毛巾,打湿了帮她擦汗。

他的动作很轻,并没有将那张脸上的伪装擦掉,甚至还帮她抹了抹,盖住了那两小块暴露的雪白。

做好这一切,他摒弃那张脸上的黝黑和黑斑再看,眸色渐转幽深。

沈易遥感觉自己好似又做了一场梦,战战兢兢地在末世摸爬滚打了十年的经验告诉她——那不是梦,那是一段陌生的记忆在入侵她的大脑。

她警惕着将自己的意识游离在外,像个旁观者一样,冷眼看完了另一个沈易遥长达16年的记忆。

最新的记忆,是那个沈易遥被李继东缠上,往草垛后面拉扯,她惊慌之下踢中对方下三路后转身就逃。

她不敢回家,去找了她的小姐妹六丫,六丫偷了她爹半盅高粱酒让她喝,说能压惊壮胆。

沈易遥信了,一咬牙就喝了下去……

之后的记忆很模糊,那个沈易遥只记得六丫说送她回家,她就乖乖跟人走了。

再之后,就是她感觉脖子被掐住,醒来看到了那个男人。

这段记忆中,原来的沈易遥认识那个男人,是个知青,叫顾安勋。

两人并没有交集,顶多远远见过,连打招呼都没有过。

沈易遥皱眉,所以……她现在是重生了吗?重生成了个16岁的小丫头?可这个身体的主人呢?她又发生了什么?

感觉到后脑的钝痛,她有了猜想。

不,不对!

这里不是那个沈易遥记忆里的家,看顾安勋的态度,也不是他把自己捡回来的……那她就是被谁送到了顾安勋的床上?

不管什么年代,爬男人的床都会让人轻贱,末世尤甚!

有人做局,这事儿还没完!

久违的危机感,迫使沈易遥睁开了眼睛。

恰巧这个时候,顾安勋已经穿好了衣服,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不能让他开门!

沈易遥着急之下扯动了后脑的伤,又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你,回来。”

沈易遥声若蚊蝇,但夜里安静,顾安勋还是听到了。

他诧异地转头,见人醒了,两步上前,指尖就被一只冷冰冰的小手急急抓住:“你,听,我说。”

沈易遥勉强压制着一阵阵的眩晕感,大概是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她不明情况动作太大,加重了后脑的伤。

当时她全副心神都在戒备和压制顾安勋身上了,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忽略了头上有伤。

现在她难受的只想昏睡过去缓缓,但事态紧急,她察觉了,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

“有,有人要害我,我,我是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打晕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一脸懵逼的重生 第2章 各有心思各有算计 第3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第4章 事儿她搞起来了 第5章 她怎么没死?又怎么没傻? 第6章 充满着年代特色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