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更新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 > 目录 > 《郡主她重生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福珠小姐和她的猫

第一章 福珠小姐和她的猫

月亮曲奇饼 2021-09-15 00:38:56
苏丞相找回流落异乡在外的女儿,怜爱不己。为了抚慰福珠小姐这些年受的飘泊之苦,一箱箱的珍宝首饰送入绘春阁。可福珠小姐看都懒的多看几眼,更别说笑了。精确来说,福珠小姐自从回苏家,从未吴解而笑。大夫说,“福珠小姐这是积郁成疾。”苏丞相便道,“目下春为了安抚福珠小姐这些年受的漂泊之苦,一箱箱的珍宝首饰送进绘春阁。。...

苏丞相寻回流落在外的女儿,爱怜不已。

为了安抚福珠小姐这些年受的漂泊之苦,一箱箱的珍宝首饰送进绘春阁。

可福珠小姐看都懒的多看一眼,更别提笑了。

准确来说,福珠小姐自从回到苏家,从未展眉而笑。

大夫说,“福珠小姐这是积郁成疾。”

苏丞相便道,“现下春景明媚,女儿该去杏园踏春才是。”

“是啊!又是一年春天了呢!”

福珠小姐说起这话竟不像是十七岁的少女,倒像是七十的老妪。

是什么把少女的春天一点一滴的剥夺去了?

是长康七年的春天。

苏丞相想。

但他不愿意承认,就是他这个当爹的。

府里的周嬷嬷备了马车,“小姐也去杏园逛逛吧,如今三月里,正是春意盎然。我们二小姐也从前喜欢去的。”

二小姐喜欢?她就要喜欢吗?

二小姐喜欢金玉首饰,所以苏丞相送了许多来。二小姐喜欢绫罗绸缎,所以苏丞相又送了许多来。二小姐喜欢游春杏园,所以苏丞相也让她去杏园。

周嬷嬷不明白,明明老爷待大小姐这样用心,为什么大小姐就是不领情?

周嬷嬷期待的看着福珠小姐,哄劝道,“大小姐出去逛逛吧?”

“那杏园可好了呢!现下正是花期,如烟似雾,美不胜收呢!再者大小姐可以去泛舟游湖,或是品尝珍馐美食?”

福珠小姐在心里叹了一声,多好啊!原来丞相府的小姐过着这样金尊玉贵的日子,珍珠妹妹喜欢赏花,也喜欢游湖,也喜欢美食,可惜她生前一样也没有得到过。

她甚至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商贾的父亲是高高在上的丞相。

只因妹妹活着的时候,他那个爹不敢认她们姊妹。

周嬷嬷见福珠小姐没有反应,只得道,“大小姐你若不肯出去,老奴必定是要被罚的。”

福珠小姐谙谙点头,她到底是良善之人,不忍看周嬷嬷受罚。

周嬷嬷眸子一亮,连忙道,“福珠小姐要去杏园赏春。”

这才是嘛!

这才是她这个年纪女孩子该做的,而不是成日如枯木一般待在房里。既不说话,也不做别的,一发呆便是一整日。

曲江西岸,因满栽杏花而得名。

草长莺飞,杏花漫天,如雪似霞。

福珠小姐抬起头,却明显感到不适。太久没有晒过太阳的皮肤发红。

沿着园子走的远了,只觉得小腿疼的厉害。一路从云州走到京城,颠沛流离,没有方向,足足漂泊了三年,鞋子走烂了,脚上长了冻疮,现下腿疾又发作了。

杏园结伴而行的妙龄少女纷纷注视着这个衣着华丽却有走路有些瘸拐的女子。

目光越来越多。

周嬷嬷觉得难堪,怪不得福珠小姐不愿出门的,平日里只在房中和院子里,她竟然不知道福珠小姐有腿疾。

兴许老爷也不知道吧。周嬷嬷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这个念头。

可福珠小姐面对别人的指指点点却视若无睹。

周嬷嬷见着一条僻静小路,只指着那边道,“大小姐,那边的杏花开的好。”

周嬷嬷赶紧扶着福珠小姐往小路上走,待到无人的地方,周嬷嬷又赶紧道,“大小姐坐下歇一歇吧!我给您拿些点心和茶水。”

福珠的确累了,她已经太久没有活动了。只是任由着周嬷嬷扶她坐下,丫鬟奴仆铺好垫子,又奉上茶水和点心。

“这是玫瑰卷、桂花糕、如意糕、栗粉糕......”

“大小姐想吃什么?”

福珠小姐指了指如意糕。

如意吉祥,多么好的兆头。

福珠小姐拿着这块小心的如意糕,那时还是过年的时候,珍珠妹妹馋糕点铺子的一块如意糕,她就拿糯米粉学着做,可妹妹说一点也不好吃。

福珠小姐咬了一口,甜的。

原来她是没有放糖啊。

周嬷嬷不明白福珠小姐怎么吃一块糕点也吃的泪流满面起来。

连忙递给福珠小姐手帕,又换了一块桂花糕给福珠小姐。

周嬷嬷私下交代,“再不许给大小姐吃如意糕。”

若是老爷看见大小姐落泪,肯定要责罚她们伺候不周的。

果然,福珠小姐吃桂花糕的时候没有流泪。

就是如意糕的错。

不远处的凉亭里,一清俊公子正在练字。

桌上有一只毛色雪白的猫,趁着春日的暖阳,趴在是桌上睡觉。

春日的阳光温暖,猫儿懒懒的趴在桌上,杏花就落在它身上,公子用毛笔拂掉它身上的落花。

“珍宝,都睡一下午了。”

珍宝眯着眼睛,“喵呜”的叫了两声,似乎在表达不满。

做猫还不能多睡会吗?

然后那只叫珍宝的猫儿如小女孩一般使小性子的从石桌上跳下来,背过身去,不再理那公子。

福珠觉得有意思极了,连忙拿了小鱼干引那猫儿过来。

猫吃鱼这是天性。

白猫小跑着过来。

周嬷嬷惊讶的是,福珠小姐笑了。

福珠小姐竟然是会笑的。

福珠小姐伸手,那猫儿十分温顺的跑到她怀里。

福珠小姐抚摸她的雪白的毛发,“你家公子一定是说他寒窗苦读,你却可以蒙头睡大觉。”

“无忧无虑的睡觉可真好。”福珠小姐又抚摸了珍宝的毛发。

但福珠小姐觉得这公子和一只猫儿至气实在不对,便拿了纸笔,写下一行,“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

福珠小姐抬抬下巴示意让猫儿叼回去,这猫儿似乎有灵性,乖乖的叼着福珠小姐的字回公子身边去。

公子坐在凉亭里,只顾低头写字,背对着身子,也看不清模样。只他身着一件松青色长衫,一派潇洒肆意的模样。

猫儿蹭了蹭公子手腕,公子低头见了,打开纸条,纸上一行诗,翻译过来意思是,春天来了,若不去踏青游玩,怕是个傻子吧?

公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少女。她是在质疑他虐待珍宝?

“珍宝啊珍宝!”公子抚摸猫儿。

公子握着笔,凝神到,“那你跟着她去看看,是跟我好,还是跟她好?”

过了一会儿。

福珠小姐倒是没有想过猫儿会回来,只见她嘴里叼着一张纸,打开是一副杏园春景图,画上的猫儿正在杏花树下小憩。

福珠脸上一红,转过头,却见不远处凉亭中的公子已经不见了人影。

猫儿喵喵的叫着,四处寻找,它家公子跑了!

明明嘴里唤着它“珍宝”,却要把它这个“珍宝”送人了?

什么珍宝啊,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小猫生气了,公子时常来杏园作画,回家的路,它是熟悉的。

它可以自己回家,但是......

它这么可爱,才不是没人要呢?

既然眼前这位小姐这么喜欢它,那它就勉为其难跟着这位小姐去了。

让公子后悔去吧!

小猫为他家公子不要它,气的一天都没吃东西,但晚上还是妥协于福珠小姐的酥鱼干。

啊!真香!公子什么的,先忘了吧。

福珠小姐待它很好,虽然它知道它还是要回到公子身边的。

夜幕落下的时候,福珠小姐会把它抱在怀里,温柔抚摸它的毛发,有时会自言自语讲起一些从前的事情。

是啊,与一只猫,说什么都可以。

它是个合格的倾听者。

福珠小姐抚摸它,“我有个妹妹,唤做珍珠,小我两岁。她死在了长康七年的春天,是得了瘟疫病死的。云州是边境,那时齐楚混战,我们没钱请大夫,我娘听说有一味草药可以治病,便去采药。”

猫儿十分乖顺的听着。

很好,她需要一个倾听者。一个不会说话的倾听者。

“后来,我娘去寻药的途中被敌军强迫......死了......”

福珠小姐的声音渐渐颤抖起来,“后来妹妹也去了,这世上就仅剩我一个人了。”

猫儿趴在福珠腿上,不再动,似乎觉得很难过。

“长康二年,我们还是有爹爹的。爹爹是个商人,所以家中十分富裕。正是那年,爹爹明明说好三月的时候回来给珍珠过生辰,可等到了五月,爹爹还没有出现。母亲带着我们姊妹去爹爹的老家林州找,林州的人说,爹爹在运送一批香料的途中被劫匪夺了性命。”

“母亲很难过,我和妹妹也很难过。我们都以为爹爹死了。”

福珠小姐起身拿起一个破旧的拨浪鼓。“林州老家的人,把爹爹遇难时的包袱给我们,值钱的都被抢走了,只剩下一个绘着珍珠花的拨浪鼓。我们都知道,那是爹爹给珍珠的生辰礼。”

“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父亲与丈夫。”

福珠小姐轻轻摇着这个已经破旧不堪的珍珠花拨浪鼓,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一个家没有了男人,可想而知。母亲一个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那时云州战乱,不太平,钱帛被抢,积蓄越来越少。我们的日子一日比一日难过。我就跟着母亲出去做绣娘。”

拨浪鼓的声音很刺耳,“后来母亲妹妹不在了,我就跟着难民四处走。我以为我要死在去年冬天了,可是苏丞相出现了,他说他是我的爹爹。”

“原来他不是商人,原来他有妻子。原来长康二年的时候,他的妻子殷氏发现了他远在云州的家。他以断了和云州的联系发誓,哄的岳丈大人帮他步步青云,终是成了丞相啊!”

“他不是林州人,他故意安排了假死,故意安排这个绘满珍珠花的拨浪鼓......”

福珠小姐的手紧紧攥着藤椅扶手,“他知道妹妹染病,知道母亲被人玷污,知道我流落为难民。知道我们受的所有苦,他只是不肯伸手!直到他那妻子殷氏去年冬天过世了,他便连忙找到了我,说他是我的爹爹。”

这是这样的爹啊,她怎么认?

福珠小姐又落泪了,猫儿不知怎么安慰她,只是“喵呜”的叫着。

福珠小姐承受的太多了,也太苦了,珍宝隐约觉得她的身体状况可能撑不了几年。

就让它陪着福珠小姐......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福珠小姐和她的猫 第二章 不过是死了一只猫 第三章 猫的重生 第四章 别抢我的鱼 第五章 牵他衣袖 第六章 慕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