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短篇美文 > 帝姬侍女小说

帝姬侍女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短篇美文

作者:归书慢

时间:2022-06-24

小说简介

一同起被历史华章掩合的宫廷往事,一段段消失了在无边长河中的爱恨离合。大魏年间,帝妃初遇,一见钟情。从此美人恩宠不绝,金橘遥抛,芙蓉面襦裙,一时之间风光无尽。群臣叱责美人过恩,万望陛下断以大义,稍割爱情。边是娇艳欲滴明媚阳光的美人,边是国政礼法,他迟疑难抉。二十年相守,一夕离心。连失三女,亲人红白相间,美人魂归。一句“不论后世传她如何不堪入目,那些真实不存在过,让她感触的款款深情爱恨,会因为别人的记述而变化”让他掩面流眼泪。二十年生死两茫茫,惟愿来生报君恩。九幽城的柳树绿了几遭,她也从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青涩孩童初长成一个窈窕秀丽的豆蔻少女。。……

《帝姬侍女》情节预览:

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越人见试图逃跑、反抗的人无一幸存,皆就地处死,逃跑,反抗的念头在内外夹击下被毫不留情的给掐灭,现如今只一心讨好魏军将领,顺从他们安排。整整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结束西进的行程,准备北上抵达魏都。魏军统帅见人马疲惫,士气低靡,下令将人马驻扎在荆州城外,休整两日再出发。荆州知州特意派一队常备军为他们送来粮草,饔飧不济的魏军受到统帅的犒劳,欢欣鼓舞。

时人忆其女大家平生功业,皆誉,后不甚哀思!

后来,因为世宗的皇后素爱木樨花,日常多用木樨花饰面,宫人争相效仿,一时之间宫内木樨需求大增。世宗令宫人在搁置数十年之久的庠序堂种满木樨树。待满园木樨树悉数长成,馥郁的香气飘传宫内。各宫的娘子,公主派人到此折枝插瓶。睿宗即位,得知此风气,便将此处更名为折樨阁,并制定每年丹桂开放之时在九幽城举办赏花会,邀请宫妃命妇来自折枝。

折樨阁深处有一座斑驳的小楼,原本为折枝人歇足的地方。此后又数十年流转,九幽城里的人便对这满园的木樨视若无物,反而偏爱异域进贡的奇花。折樨阁再次沉寂下来,除了不时有幼小的宫女误入,再没有人造访。

伙头军给他们送来食物,一人两个炊饼,一小碟菜蔬,一碗稀粥。吃惯龙肝凤髓的越国王室公卿自西进以来最初多以士兵吃剩下菜汤泡冷饭为食,随着食物的匮乏,连汤泡饭都吃不上。越俘只好就地取材,用野菜与树叶充饥。不过月余,越人先前儒雅之态便不复尚存,取而代之的是面黄肌瘦,弱不禁风。

阿婼从食盒中取出一碗薏苡粥,一碟酸豆角,还有提前嘱咐膳房准备的扬州香荠春饼。老嬷嬷尤嗜扬州点心,隔三差五就会让膳房做一回。

老嬷嬷只言想图个清静,不愿旁人来叨扰。皇后只好作罢。太后听到当朝女大家孤零零去了折樨阁,身边还没有人使唤,瞬间急眼了。急吼吼的把皇后骂了一通,亲自到折樨阁来,愿意陪伴女大家左右。

老嬷嬷挑的人便是刚入宫不久的阿婼。当掌事宫女告诉她这个喜讯,她正在峭料的春寒中清扫被一夜势力不减的东风横扫下来新叶陈叶。她来不及享受这份喜悦,就稀里糊涂的挟着自己的包裹,在同时期入宫的女孩子艳羡嫉恨的目光中,被内务总管领到折樨阁。

几年前,宫内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嬷嬷自请前往折樨阁。因这一老嬷嬷久居深宫,侍奉过几位后妃公主,还当过女史,参与过越史修编,备受前朝后宫敬仰,被睿宗赐予“女大家”的称号。皇后却很为难,若真允了这号人物的请求,难免落人口舌。几次协商未果,老嬷嬷去折樨的决心反倒越加坚定。皇后没辙了,把这件事告诉皇帝,得到皇帝明确授意,才让老嬷嬷从舒适的诗华苑迁到荒芜的折樨阁。

在场的人见皇帝带头跑了,傻了眼,只听“哐当”一声,不知谁跃起时把案几带倒了,上面的碗碟杯勺摔个粉碎。参宴的人纷纷醒悟过来,跑的跑,躲的躲,抢的抢,或高声喧闹,或低音饮泣,宫妃内侍,宗室王臣各相奔走,敛财保命。这混乱不堪的场面真应了那句话“树倒猢狲散”。

阿婼眼泪掉个不停,抽抽搭搭,语无伦次。何太医心急如焚,道:“我先去里面拿医药箱,你在这等着,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折樨阁。”

吃饱后,越人体力恢复,方可千人恸哭,作一曲哀悼的挽歌。那一夜,荆州城外哀声阵阵,此起彼伏,让城内百姓惶恐不安。

阿婼急刹不住直冲向太医院,和一个人影撞个满怀,人影被撞的连退后好几步,阿婼被这冲力反弹跌倒在地。那人影揉了揉胸口,嘘了一口气,看到半卧在地上人儿,语气却是温和的:“阿婼,你这火急火燎的作甚?”阿婼吃痛地从地上爬起来,发觉眼前的人就是何太医,忍了一路的眼泪再也刹不住,“哇”的一下哭出声来。

越帝的食物比旁人更多,更盛,足足有五个炊饼,一碟菜蔬,一碗稀粥,一个鸡腿。越人行程至今,别说一月不知肉味,就连肉的影子也看不到。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菜蔬上横卧的肉质鲜嫩的鸡腿,分神撇了一眼片刻不歇的越帝,肚子里的馋虫开始活动,心头的嫉恨随之生根。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这般鲜妍明媚的年纪本最爱嘻笑玩闹,可这里人端庄严谨,不嗔不怒,恪守礼法,像是腊八月冰封的河面,除了心在飞快的盘算,怕是没有什么是动的了。

想老嬷嬷半生曲折,半世疏离,漫长岁月中的悲哀,无奈,心酸,无尽的眼泪,仅有的顺妥甜蜜,就这样被掩合在寥寥几笔的史书中。

老嬷嬷大致七十出头,身量中等,满头银发用几根雕木簪固好,常穿一件过时的暗青祥云花纹的交领襦裙,待人和善,脸上总挂着如春风般的微笑。

三日之内,诗华苑缟素白娟,哀乐不绝。洎丧礼,吊唁,守灵,追悼,辞灵,出殡直至下葬一应事全准备妥当,老嬷嬷安于墓室之中,与亲友九泉相聚。

更多

章节目录


帝姬侍女全文  帝姬侍女长安四时鹿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短篇美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