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灵异悬疑 > 金沙之下小说

金沙之下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悬疑

作者:丰满辣椒

时间:2020-10-16

小说简介

有心迫困广阔无垠漠,人鬼未竟情亦落。  无际天漠,孕育出着世世代代的王朝,生生生灭灭灭,变的是权贵名利,未变的是文化瑰宝。日复日,年复年,古国消失了「金沙之下」,而它身边的守护着者不曾离开了。依旧守护着者这片散发出着文化无血腥的故土,直到而如今。  昨天,我们一老者慢慢吹着封面的灰迹,封面的正上方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几个字,写着《天漠》,之后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块小手帕,慢慢擦拭着那两个字的周围,生怕擦坏了擦破了。接着又拿出了一个眼镜盒,取出了眼镜佩戴。然后又打开了依旧尘迹斑斑的卡带机,是一首雄壮的轻音乐,虽然音量很低,音质也有点差,,但依旧给人一种无穷力量,无穷动力。大概记载的是四五年前的事情吧,每每翻开这本书,老者总是看的那么入神。。……

《金沙之下》情节预览:

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目前就是我们五个,没有别的人参加了吧九公”,我问了九公,“没有了,就我们五个,其实吧,这次我也没打算让田心去,毕竟是个女孩子,但是我也是了解田心的性格的,不让她去的话,她会偏偏去的”,“哈哈,九公你也是了解我的,再说我不只是一个女孩子,我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女汉子”。

  龙暴席卷古国现,热血屠魔定乾坤。

  “你是谁,干嘛偷着跟着我们,有什么企图”,田心问着这个陌生的人,“谁跟你了,我是跟着天畅大哥来的,还有,我不是偷着跟着的,是天畅大哥说带我去旅行的,所以,我们是自己人”,这个女孩嘚吧嘚嘚吧嘚的说了一大堆。说完我们五个连同九公一起定睛看着天畅。“好了好了,我说,是~是我带来的,一开始没敢给你们说,是怕你们不答应,就想着到了最后,人也来了,不答应的概率就会降低,是我之前答应过她要一起去探险的,这次又凑巧九公有这么一个活动,所以我……”,“所以你就偷着瞒着我们,然后带一个未成年女孩过来,你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这孩子的安全不负责,不是吗天畅”,我问天畅。哪知那个女孩抢着说“谁是未成年,谁是女孩,谁要你们负责了,听好了,本姑娘可以照顾自己,还有,本姑娘今年二十四了,不是未成年了,大叔!”,呵呵,这个丫头片子叫我大叔,我也才二十六好不。九公看样子有点生气“好了好了,都不要说了,本来带着田心我就有些不同意,毕竟女孩子,前面的路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带着你们不方便,也怕你们吃不了苦”,这时田心和那个陌生的女孩竟然异口同声的说“我能吃苦”!

  “你们这三个小兔崽子,大清早就吵的我这老头睡不着觉,要干嘛?你三个打算在我这个院子里搭台唱戏吗,叽叽喳喳的”他俩吵的正欢时九公推开门出来了。“好了好了,你三个赶快进来吧,不然一会邻居都要找我来说事了,整天就知道吵吵吵”。

  看到九公慢慢走来,我就说“九公啊,穿带着一身的古董,你就不怕被路人抢了?这也太明显了吧”,“哈哈,自卫能力老夫还是有的,再说,不是还有你和田心嘛,别给我说你俩的跆拳道只是花瓶,摆设!”,九公不这么一说,我到忘记给大家介绍了,我和田心第二次见面就是在跆拳道馆,我俩报了同一所,才有了这以后的深厚友谊。天畅看着我们,然后不屑的对我们说“出门在外,手无寸铁怎么能行啊,看看我的”,说着天畅从零食包里拿出了一个短一点的军用匕首,还有一把黑色手枪,是的,是手枪!

  “是你要早到的,那你敲门吧,别又吵醒那么老头,又是一阵的数落”我看着天畅指着四合院的大门说着。砰砰砰,砰砰砰,门开了,没看到开门的人。我俩走了进去,“啊”一声的大喊把天畅吓的半死,不用猜,是那个永远玩不够的田心先到了。“喂!天畅,你还是那么的胆小,就这身板,还参加什么小岛计划啊,还是不要去了吧,我们可没有打算背你回来啊”,“呵呵,呵呵,呵呵,小爷我是故意的,这都没看出来?我不是怕你冷场尴尬嘛,我的用心良苦我容易吗我”,田心和天畅两个互相调侃着,“好了好了,你俩不要一见面就这样,田心,九公起床了没,我们快进去吧”。“还是青阳人好,哈哈,我田大小姐最会看人了,他哪嘛都比你天小哥好”,他俩总是这样,见面就有着吵不完的话题。

  天畅各种埋怨,各种委屈,而我和田心总是忍不住在笑,笑天畅由于自己的嘚瑟。领略了九公的厉害。而此时的九公,却呆呆的站在一面,一动不动,好想在想什么,又好像在听什么。“怎么了九公”,“没事,好像有位不速之客,是跟着你们来的”,听九公说,我四周看了一圈,也就我们五个人,没有第六个人啊。九公按耐不住,喊着“还不出来,等老夫请你出来不成”,九公话音刚落,砰的一声跺了一下手中的拐杖。之间库房的门口边迈出了一只哆哆嗦嗦的脚。

  最后,这个报道也是以诅咒定论。引起了不少人的笑谈。左轮告诉我,那个事件,只可以用两个定论来解释,一个只能说那是无解的案件,一个就只能说是有鬼神的存在了。也就那样,那个案件不了了之了。

  这个点,我想大多数的人早已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而休息了,而空旷的写字楼里的角落,灯光闪烁。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借着灯光翻阅这手中那本不薄不厚的记事本,封面灰迹斑斑。慢慢眼角闪现出来泪光。

  我们三个说起来也是奇葩,知道是一次野外探险的活动,我呢,就带了一个手机,一个强光手电,田心呢带了一个自拍杆,和一些防晒霜衣服之类的,而天畅那家伙,带了一大旅行包零食。“我说天畅,你把一个小卖铺给清空了吧,我们又不是逃荒,带这么多你能吃的了嘛,带着不嫌累的慌吗”田心白眼问着天畅。“要你担心啊,反正不会给你俩吃的,吃不吃得完就不劳你费心了”。而左轮呢,也是拿的不多,就看到了一个手抄本,和一个单反。

  第二天,我们四个按照九公的计划,一起来到了九公的四合院,院子中央停着一个巨大的老古董,是九公的那个古董飞机,“九霄天公”四个字特别醒目,我问了九公这几个字的含义,九公说是他们兄弟九个的代号,也是一次计划的行动代号,也是最后一次集体计划,这也是他为什么总让我们叫他九公的原因,至于是什么行动,我记忆中问了很多遍九公,他没有告诉我,一个字都没有透露,我想,这里面有他这么多年的秘密吧。

  我们正看着彼此带着的东西时,九公现身了,一顶不大不小的帽子,一副黑色圆镜片的眼镜,在家一个拐杖,和身后背的那个地图桶。不容置疑,他的这身装扮都是古董,这些东西都或许比我的年龄都大。当然看上去也不失一种专业。

  “哈喽,左轮,之前我有看过你的一篇报道,当时还挺轰动的,就是那个古宅地窖的那个报道,嘿嘿,我想知道那篇报道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是。。。还是。。。”,见到左轮,突然想起了一个月前的那个报道,说的是一个流浪汉在自己待了多月的废弃古宅里发现了一个地窖,不深不浅的一个地窖,他也是通过种种办法下去,总后在里面发现了大量的旧银票和散碎的金子银子。最后被宅子的后人得知,为了抢夺钱财,杀死了那个流浪汉。更离谱的是,也就是流浪汉被那个后人偷偷杀害的第二天,那个后人也离奇的死在家里,面带微笑,全身没有一处伤口,没有任何打斗痕迹,以至于得知此事的人胡乱猜疑,说是诅咒杀人。

  按理说,像我这个年纪的伙伴都已成家立业了,我呢,也不是不想定局,说实话吧,我严重缺乏一种责任感的东西,时间观念也是不太清楚,所以嘛,二十有六,还没有处过对象,一个也没有。典型的矮矬穷。至于刚才那个打电话给我的人嘛,他叫天畅,我的发小吧,他可是见证我无所事事半辈子的唯一见证人,当然物以类聚,他和我一样,半斤对八两。

  天畅看到九公就开始了他的老本行“哎呀,哎呀,哎呀,这是谁啊,远看刚劲雄壮,近看精神焕发,再近一看,丝毫没有白发,哈哈”,天畅的溜须拍马的本领我们谁都学不来,出口就是一个段子呀。“你小子,就知道胡咧咧,好了好了,没用的话留着以后说吧,我们干正事,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个人”九公说着,书房里又走出了一个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看样子年纪应该和我和天畅他们差不多,却留着白白的山羊胡子,看上去就像我们想象中的艺术家一样。“大家好,我叫左轮,很高兴认识大家,也很感谢九公对我的信任,让我担任这次活动的跟拍记者”,这个左轮话音刚落,田心就接上了“哈哈,原来是记者啊,你们记者是不是特别会推广啊,看看我,觉得我有没有一股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潜质呢?”,“拉倒吧田心,你就别为难手枪兄弟了,不,不,是左轮兄弟”。天畅田心,真是一对冤家。

  “自己人自己人,是我,老头,你别发功啊,我知道您能耐大”,随着神秘的话音,门口走出了一个扎了两个马尾的小女孩,看上去年龄应该和我们差不多,一身的黑色运动装,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无心迫困无垠漠,人鬼未了情亦落。

  九公看到天畅带了手枪,就一下子从身后将天畅的胳膊给控制住了,“小兔崽子,匕首带了也就算了,你敢带枪,我们是探险旅行,带着它干嘛?”,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九公刚才的身手,不比我们年轻人的差啊,可想而知,那时的九霄天公,是何等的威名啊。此刻的天畅嗷嗷的叫着,对九公说您误会了,误会了,说着他用另一只手扳动手枪,枪口着火了,额,,,,原来只是个打火机。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悬疑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