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 > 情剑风云录小说

情剑风云录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拉风的小三

时间:2020-10-17

小说简介

江湖本就混乱不堪的地方,阴谋权利之争必不可以少。却三个青年却以他们的友情,爱情,倾诉着自己的故事与神话。林三明,楚云风,董追剑是缘分把他们牵连到到一同做兄弟,是命中注定互相能化解他们各自的心结。六大门派,四大世家,十大高手,八侠,七公往里面瞧去,就会发现人人眉头紧琐,一片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终于有一个小女孩的啼哭打破这可怕的安静,随声望去,只见是一个美妇手中抱有的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所发出的,小女孩生的很漂亮,眼睛很大,圆圆的脸蛋,一副玉琢可爱的摸样。然而她的双眼包含着泪水,大眼睛直盯着大厅的众人,似乎是由于害怕,而发出啼哭声。这样子如在平时确实可爱怜人,但此时大厅的众人无暇理她。倒是那抱她的美妇,听到这哭声,马上换了一个温柔的眼神去哄着这她手中的女孩。再看这个美妇,很美,一种出尘的美,但从她坚毅的眼神中就可知她几年前必是一江湖侠女。她一边哄着小女孩一边还不时的偷眼瞧着在大厅中央的那男子,偶然间还会浮现出如小姑娘第一次看到情郎时那种痴痴的笑,不过只是一会儿就会被此前的阴霾所掩盖。而她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约6,7岁的小男孩,这男孩很奇怪,并不像那小女孩一样啼哭,而是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沉着,大概正是这与生俱来的品质,一看他将来必定会成为一位江湖才俊。他叫林三明,就是这名望天下的唯我山庄的少庄主。而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就是她的妹妹林晓芸,而那美妇与那在听中央的男子就是庄主林傲天与他的妻子赵仪凤。此时那男子似乎做了一个决断,仰天深呼一口并长叹一声,打破了大厅的宁静说到:。……

《情剑风云录》情节预览:

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绿衣女子似乎听出了红衣女子的话中话,便答应一声,与她一起去角落那两个空位坐下。

  时间就是如此,总在不经意间流逝。

  “不,我看他们武功之强,我怕你们也顶不住,而且自我接任庄主以来,我就向列主列宗发誓庄在我在,庄亡我亡!”

  “小姐,不如我们逃出去把,叫老爷找不到,那么他也不会去弄什么比武招亲。”

  “老爷爷,老爷爷,为什么我的碗里没钱而你的碗里这么多钱啊。”

  林三明开始还是一楞,但还是被自己的饥饿感所打败,不管自己仅存的一点形象,一顿狼吞虎咽。小女孩很高兴,能让另一个人不哭在小孩子的心中是多么自豪的一件事。吃完糕的林三明这时才回过神来,抬眼瞧见那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还在看他,一时也不好意思起来。抹了抹嘴学着大人的口吻对小女孩说到:“谢谢你给我吃这么好吃的东西,我爹曾说过,受人滴水之恩应涌泉相报,我吃了你的糕,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将来可报答你。”

  两个小孩子就这样真心的交谈着,破衣老者看着这两小孩的两小无猜,喜笑的脸上有了几丝惆怅,他很羡慕他们。情不自禁的回忆往昔,自己武功盖世无双,并一举成为江湖中的神话人物十大高手之一,但真正有几个象着这两个小孩以诚相待的朋友呢?虽然自己独往独行,游戏人间,但是有谁不怕孤单呢?特别的是对他这个已快古稀的老人。

  “那师傅,我几时可以和你一样?”

  “再说,爹要生气了,武飞”

  睁开眼的林三明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绿色锦衣包裹的小女孩,圆脸,很可爱,大大的眼睛直盯着他。看着这个与自己所穿反差极大的小女孩,小小年纪的他第一次感到了羞愧感。又想起了家人,妹妹不知在何方?我一样要找到她。不觉自己的眼眶已红。

  “可是这样爹会生气的,况且还有门外”说着指了指门外站岗的武飞。

  林三明听后先是一头雾水,但少年早熟的他知道师傅有难言之语,便不便再问,“恩”同时又舞起他背上的那剑。

  而南宫婉儿刚走进她的房间,就有一个似乎与她同龄的红衣的丫鬟尾随进入,那丫鬟看到南宫婉儿愁眉不展,便凑上前,一脸愤恨说:“老爷真的这么狠心,真要把小姐的幸福压在这什么比武招亲上,难道武功就这么重要么,武功高就可以娶小姐,我就最讨厌那些武功高的人。”说着便指向了守在门外的武飞,并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我,父母都被人害死了,我家也没了……”说最后几个字有些哽咽。

  “这小名好奇怪哦,不行,我不要叫这个。”

  一晃已过了十个春秋。

  由于林三明为了要查出当年家破人亡的真相,知道没一身好武功是不行的。所以他很勤奋,再加上他天资聪慧,所以很快掌握了无极剑法的第一要领——后发制人。剑法已初见成效。老者很满意,知道当年没收错徒弟。一边看着他舞剑,一边指导:“你现在只掌握后发制人,等你学会以静制动,以慢打快,最后做到快慢结合的话就可成为一个超级高手了。”

  “哼,有什么不简单的,就是两个穷鬼而已,我看不简单的是刚哪个救红衣女子的左手拿剑的少年,好快的身法,他是谁?”

  老者被林三明的话吵醒了,听了林三明的话,又看了看林三明的光鲜的穿着与身后的那柄剑,不知该笑还是不该笑,总之是哭笑不得。这或许是他这一生第一次有人请教他乞讨的学问。他故作思考状良久,又捋了下他的“灰胡须”(由于太脏了,由黑色变为了灰色),道:“小娃,这学问就大了,那就是就是,恩,你的先把你的外衣拖了,再在你的内衣上戳点洞,然后在地上滚你下,这就是入门,你先试试。”

  但是事情总比想的发展的快,酒馆再一次安静了。这次让他们安静的理由是走进的两个女子,一红一绿。红衣女子走在前面,一蹦一跳,还不时地对绿衣女子有说有笑,虽然长象并没有惊艳的程度,但一颦一笑还是如雨后的春风一般让人感觉心情舒畅。而那走在后面的绿衣女子才是食客们真正安静的理由,只见那女子一身绿衣包裹,似天女下凡一样出尘淡雅,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如镜中一泓秋水,让人不禁意要多看几眼,大多食客都注视着他们俩。连那高傲的刘逸锋也不禁放下手中筷子,朝他们看去。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玄幻奇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