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朱元璋和一把鹅毛的故事小说

朱元璋和一把鹅毛的故事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劳奴

时间:2020-11-18

小说简介

庄老太救过一个人的命,那个人被元军围杀,他说他叫朱重八。伤好那人吃了庄老太一只鹅就走了,再也没有没了音信。县官派人来到庄老太家抽税,因没银子就抓她养的鹅,庄老太争夺战只落了一把鹅毛,她说鹅是留给我重八干儿子的,县官说他大胆好大的胆子将假冒皇帝的干娘,要惩罚庄老太起了个大早,她收了河边的玉米,又起了半筐红芋,这就往庄墓村子里走,就在这时候,忽听一阵锣响,接下来就有一个结巴嗓子的声音:“各位父父、、、父老、、、老乡亲,周、、、周大老爷有、、、有令,从今日起开、、、开始征税银,各家各户按、、、按按人亩完完、、完银一两,或以实、、、实物相抵,限三日内交、、、交清,违令不不、、、不缴者,以、、、、以、、、、以抗抗、、、抗税论处!”。……

《朱元璋和一把鹅毛的故事》情节预览:

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太阳从草甸子上升起来了,那红红的草甸子,被这金色的阳光一照,大地就象是铺了一层红地毯,人在草甸子里走动,时不时地露个头,又象是给这草甸子点辍了个什么。清清的淮河水映着蓝蓝的天空,一群大雁往南飞着,嘎嘎地叫着,打破了草甸子的宁静。草甸子与秋庄稼连着,直到淮河岸边,空气里带着淮河的水汽,夹杂着成熟谷物的清香。

  阳城县衙位于阳城的东关街,紧临着白龙庙。衙后面是一个面积有四十亩的大水塘,中间有一个湖心岛,岛也不小,全是周保让百姓挖土垒成的,足有八亩地的面积。岛上盖有观鱼阁,赏荷亭,从岛上至县衙的后花园,修有九龙桥,曲折有序。塘边栽柳,水中栽荷,荷间养鱼。岛上楼榭雕梁画栋,花木掩映。此时正值深秋时间,虽说无边的荷花已经败落,但青青的莲蓬已结满籽粒。秋高气爽,这里依然别有一番景致。

  村口靠着大草甸子那地方有一个茅草小屋,又有树枝结成的篱笆,篱笆上爬满了扁豆,篱笆墙里养了九只鹅,那就是庄老太的家。庄老太回到家来,迎她前去的就是那一群鹅。庄老太放下她采集的玉米和红芋,来到院中,鹅也跟在她身后,象是一群孩子,围着妈妈要吃的,吵吵闹闹。庄老太剥了两只玉米棒子,撒在地上,鹅就不吵了,争抢地上的吃食。

  庄老太虽说姓庄,却不是阳城庄墓村人。庄老太是濠州(凤阳)人,是要饭把她要到阳城县这个叫庄墓这个地方,才落了脚。

  庄老太不聋了,说:“纳税纳粮,这我知道,你不是征地银吗?我一分地都没有,你叫我纳什么税?征什么粮?”

  说着,印三就硬里进,被衙乙死死拦住,手拉脚踢,就要打起来的时候,班关出来了。

  庄大姐的丈夫就这样死了,失去了亲人不说,庄大姐却又成了官府辑拿的要犯。原来,那位二爷竟是当地一位士绅,还是濠州红笔师爷的小舅子。为了逃命,庄大姐只得到处流浪,最后她来到阳城县一个叫庄墓的地方,听说古时候的庄子就埋在这个地方,她也就不想走了。她想自己也姓庄,就是庄家的后代,在这里跟老祖宗死在一起,到了阴曹地府,也不孤单了。那里候的庄墓,还是个人烟稀少的地方,也是土匪强盗出没的地方,更是穷人对抗官府的大后方。因为这一带荒原数十里,全是草甸子,走十里八里见不着一个庄子。穷人犯了事,官府派兵来了也不怕。所以,庄大姐就凭着一对手锣手鼓,在这里要了三十年的饭,却也没有碰到一位官兵,庄大姐也变成了庄大娘、庄老太。

  印三说:“我、、、我有、、、有要事要向、、、向老爷禀告。”

  收不成庄梅英的税,印三只好干笑笑:“咦?还还还反了呢,反正有三、、、三天的期、、、期限呢,不、、、、不急,到、、、、到时候周、、、周大老爷会会跟你说话。”

  印三带着几位办事的,继续往另外一个村子里走,刚走了几步,就停下来。伙计问他怎么了?印三说:“我、、、我咋咋觉得这庄老妈子讲讲讲的这个朱朱朱重八是、、、是个人、、、人物哩?”

  “你嘴结巴脑子也长着猪脑子吗?没有杀人算啥命案?回去!”

  印三说:“庄庄、、、庄老妈子,你唱、、、唱花鼓已、、、、已装一、、、、一辇子了,别、、、、别装了可好?你非得叫我交、、、、交不了差你、、、你才、、、才高兴是不?让、、、、让周大老爷动肝火是不?你、、、、你这、、、这把老、、、老骨头,经得起衙、、、、衙里几板子?”

  “你给我一两银子?咦,那可好,那叫我咋谢你哩?”

  庄老太停下手中的活计,就笑着对印三说:“你说的啥?我聋。”

  跟着印三的几位办差的也说:“就是,庄老太太,交了吧,这一回可是篦虱子,一个也跑不掉的。”

  “你说什么?”一听印三要她的鹅,庄老太脸发青了,“哼,我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想我的鹅来了,我养的鹅是给你们吃的吗?别说是你印三,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别想碰我一根鹅毛!”

  印三从庄墓赶到县衙,午饭都没顾得吃,却遭衙乙的奚落,肚子里开始脑火,就忍着气对那衙乙说:“你、、、你、、、通、、、通不通报?我、、、我可可是买个兔子不、、、不剥头――给你留、、、留着、、、面、、、面子哩。”

  印三见庄老太协了火,说:“哟,哟哟哟,你那几只鹅、、、、鹅是金、、、、金鹅还是是是银银鹅?还天皇老子都、、、都不能动呢,留、、、留着敬神的是、、、是不?”

  “不、、、不就画、、、画一朵梅花吗?能、、、能耽、、、耽误他多长时候?我这可是公事,牵、、、牵涉到人、、、人命哩。”

  庄老太一听这沙哑的结巴嗓音,就知道这是前村的地保印三,他象是一只狗一样跟着周保转,为的也是混两口饭吃,就没有理会他,庄老太只知道去喂自己的鹅。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