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灵异悬疑 > 黑色星期天恐怖小说小说

黑色星期天恐怖小说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悬疑

作者:小R同志

时间:2021-01-13

小说简介

……

《黑色星期天恐怖小说》情节预览:

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窗外,如潮的人群在城市中漫无目的的游荡,远处的天空中,一只凶恶的利翅鹰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这个荒诞的城市。

  男人犹豫了一会,还是问出来了:“唐风不在吗?”

  今天是星期天,本来唐风是不用上班的,但是作为一家纪实杂志的编辑,他自己经常还写一些文章投给别的杂志。他今天就是为了赶一篇稿子才到办公室的,而小琼赶到办公室跟她吵了一架,丢下我们分手吧这句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然后把门一甩气呼呼就走了。唐风写稿子的心情也被恶意的破坏了。于是他有些烦心的拿起办公桌上那些投稿邮件,本来这些到星期天再拆也可以,但是由于极度的烦心和无聊,他还是大致的把那些如小山的邮件理了一理。在小山的最下面,唐风发现了一份很重的邮件,开始他以为是别的杂志社给他寄来的书,打开以后才发现原来不仅有封页,而且里边还有一张唱片,上面用中文写着黑色星期天。那本书是意大利文字,封面是黑色的,上面若有若无的游荡着幽灵一样的烟雾。唐风拿着这本书和那盘碟片,心想肯定是网上商店卖碟片的把碟片收件人写错了,于是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寄来的那个信封,上面竟然没写寄信人地址,连电话什么都没有,那就没办法了,自己留着听吧。反正也无聊,不如现在就听听。唐风把那张有着黑色封面的碟片放进了电脑。原来是一张音乐CD,旋律相当的哀愁和绝望,唐风下午反正也没心情再写文章,就决定用这张天上掉下来的免费的CD打发这个极端无聊的下午。

  实习两个月了,从没看到唐风有这个爱好。小雨匆匆的把垃圾装在撮地里边,然后拿起撮地到走廊尽头垃圾桶渠倒。倒完以后,小雨把撮地放在门边然后拐进厕所去小解。刚进洗手间就被眼前的景象吓晕掉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头扎在盥洗池里边,双手插在嘴巴里边拼命的向外掏着什么,小雨定定神觉得那身影不是唐风又是谁。在实习的这间办公室,除了唐风经常很少给他布置任务,其余几个编辑都拼命的属于自己的工作让小雨来做,说是让她多锻炼,其实是他们想偷懒。所以小雨对唐风还是比较有好感的,两个人也比较谈得来。小雨以为是唐风大清早就跟玩恶作剧吓唬她,就大声说唐风你个死人,别在这里装鬼了。那个背影依然没有动静,小雨定在那里,动也不敢动,良久,大叫一声救命呀,疯了一般冲出了盥洗室,刚进办公室一头撞上总编,胖胖的总编好不容易从地上捡回眼镜,一看是快晕过去的小雨,也不顾什么礼节,忙问出了什么事情。小雨已经吓得不清醒了,嘴巴里边断断续续的说救命,手指不自觉地指着厕所的方向。这个时候是早上八点整,办公室另外两个编辑一男一女坐电梯正好到达十一楼。总编忙打了个电话叫了辆救护车,然后就跟那两个编辑一起去洗手间。三个人一到门口就闻见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直让人想呕吐。看到唐风尸体背影的时候,那个女编辑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就冲出洗手间。总编拿起白胖胖的手捂着鼻子,另外那个男编辑两眼睁得大大……

  “没有!”

  大学球场认识,后来成为酒肉朋友,大学毕业,一起在这个城市找到工作。他做医生,唐风做编辑,虽然大学不是那种很铁的哥们,但是毕业了由于距离近,反而感情更上一层。并且唐风患有轻微的哮喘,经常到他这里开药,而他自己在这个城市中医术声望也离不开唐风的笔杆子。

  “喂,你是哪位?”一个男中音传了过来。

  小琼在人民商场的一楼瞎逛,刚才看中了一双达芙尼的凉鞋。都已经两个小时了,唐风还没打电话来。小琼心里想以前每次吵架说完分手后唐风总会在一个小时内打电话来道歉并且挽留她。今天怎么没来呢,难道他已经真的决定分手了,要不怎么还不打电话。小琼把手机又拿出来看了看,信号和电池都是满的。小琼想到这觉得有点生气,想你个大男人跟你发点小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打来我才不会打回去,看谁拗的过谁?小琼又看了眼那双亮晶晶的鞋子,气呼呼的离开了商厦。

  在战战兢兢中,白玉龙颠三倒四的把他和唐风的关系说了一遍。

  他小心翼翼的跟在院长屁股后面,一言不发地跟着院长进了院长办公室。一抬头,白玉龙发现办公室里边坐着一位警察正在端着茶杯喝茶,那警察看到院长进来忙站起来。院长指着白玉龙说这就是唐风的朋友白玉龙,药是经他手开的,具体情况你们慢慢谈吧,我还有个会,不能奉陪了。说完对着高个子警察笑笑,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白玉龙一眼就出去了。

  “你敢肯定?”

  唐风看着女朋友摔门而出的背影,感到出奇的漠然。也许这一次实在懒得挽回了,就让她去吧,唐风心里深沉的对自己说。

  第二节

  “糖皮质激素。”白玉龙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因为每次开的都是这个药,所以很熟悉的。

  白玉龙有点犹豫了,最近一次给他开药是上个星期二,那时候病人很多,他也有点想不清楚有没有开另外的药。所以想了想,摇了摇头。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小琼一个人煮了些面,嫌太难吃又倒掉了。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右眼皮儿老跳,搞得心神不宁。小琼就去洗手间洗脸,洗完脸抬头照了下镜子,就在一瞬间,小琼好像看到镜子里边一张布满血污根本无法辨认面孔的脸,吓得惊叫着冲出了洗手间。尖叫声在夜空中凄厉的滑过,紧接着空气中一声沉重的叹息由远而近。小琼把房间所有的灯都打开,还是觉得害怕,镜子的那双布满血污的脸时不时地浮现在眼前,小琼觉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她不由自主地拿起电话,拨通了唐风的电话,全然忘记了白天吵架的事情。

  “除了这个药物之外又没有别的?”高个子警察继续加压。

  音乐在一个很自然的地方停了下来,唐风也从小憩中醒了过来,觉得头脑有点发胀,并且胸口好像有些闷得慌,感觉就像有个人在狠命的掐他的脖子,想置他于死地一样,呼吸也有些压抑。他想可能哮喘病又犯了,就从抽屉里边拿出一直储备着的小白色瓶子,里边是十几天前市医院的医生也是他的好朋友白玉龙跟他开的处方药,他倒了两粒,喝了口白开水把药吞了下去。然后继续整理桌子上的稿件。两分钟后,他感觉肚子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边翻滚恶心的想吐出来,于是迅速从抽屉里边扯了段卷筒纸向过道的洗手间跑去。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灵异悬疑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