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台湾抗战的那些事小说

台湾抗战的那些事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路清风

时间:2021-02-19

小说简介

……

《台湾抗战的那些事》情节预览:

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吴大山打开檀木盒子,只见里面工工整整放在一本厚厚的发黄的手抄本《吴氏药典》。他像被蜜蜂蛰了似的,连忙盖了盒子,脸上充满敬畏之色。他晓得,这部《吴氏药典》是吴家的传世之宝、镇宅之宝,也是吴家的最高机密,老父亲看管得极为严密,轻易不示人,即便自己家人也不例外。他惊骇地说:“你拿这个出来做什么,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宝物,我哪能带走?放回去吧。”

  何美英从柜子里取出一方罗帕,递给吴大山,要他带上。罗帕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展开一看,上面绣着两只戏水鸳鸯。吴大山心里一热,将罗帕细心装好。

  何美英羞怯地一点头,脸上泛起两朵红晕。忽又不安地说:“别的我不担心,就担心路那么远。听说去台湾的路很难走,海上浪很大,你要多加小心。”

  吴大山最担心的也是这个。眼看着何美英就要过门成亲,这个节骨眼上他却要飘洋过海去台湾,要是何美英不同意,或者不乐意他去,那还真有些麻烦。

  吃罢早饭,淡蓝色的烟雾渐渐散去,吴大山和父母准备出发去送聘礼。正在这时,村头竹林那边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寻声望去,一匹黑马从山坳下曲曲弯弯的石板路上急驰而来,马背上坐着两个人,前面策马扬鞭的是个马夫,后面的是个衣着整齐的后生仔,看装扮像是外乡人。闽西山多,出门几步便是坡,但一般的客家山民进进出出都靠步行,即便翻山越岭赶几十里路也是如此。马在这里并不常见。只有遇上十万火急的事,才肯花钱从县城或汀江码头边雇马。这马一早就赶到思源村,跑得又是这般火急,村民们便有一种预感,来人必有急事。

  1895年早春,天还有些许寒意,清晨起来,闽西永定客家土楼兴华楼的瓦顶上还结着一圈厚厚的霜,村旁的山涧里随处可见露水凝结的冰碴,思源村的客家山民们就早早忙碌开了。正月初五,是客家人“开小正”的日子。传说这一天财神从天上下凡,将给勤快的人们带来福气。为此客家人把这一天作为“开市”、“开工”的吉日,经商的在这一天开门做生意,祈求开市大吉,财源广进;种田的也在这一天开始下地耕种,祈求六畜兴旺,五谷丰登。过年过到初五,也就意味着出了“年界”,春节的悠闲、放松告一段落,客家人又该忙活新一年的生计了。初五一早,兴华楼的年轻郎中吴大山把家门打开,和父亲一起,在门口摆上一个精致的香案,插上香烛,摆上酒茶果品、鸡鸭鱼肉,礼拜财神。等长寿香燃烧过半,吴大山烧了一叠金银纸钱,稍顷又点燃一串长长的鞭炮。一时间,劈劈啪啪的爆竹声在土楼回响,山坳里飘扬起浓烈的硝烟气息。吴家是当地的中医世家,在闽西、粤东客家地区赫赫有名。爆竹声一响,村民们便晓得,吴家又开张了。不过,今年初五对吴大山来说,显得更为特殊,这一天不仅开张之日,而且是他定亲的大喜之日。早在一年前,吴大山外出采药时,偶然认识了客家妹子何美英,两人暗生情愫,后经媒人撮合,又请算命先生合了八字,认为是天作之合的一对,双方便定下婚事,商定今天“扎定”。“扎定”之后,两人的关系就算敲定,只等选个黄道吉日娶亲过门。烧香敬神之际,两名屠夫准时来到吴家,从猪圈里抬出一头大肥猪,麻利地宰杀,用开水浇了浇,刮去猪毛收拾干净,切下大大的猪头,装进一只精致的箩筐,贴上红纸条。按照客家习俗,“扎定”时,男方要携带猪肉、牛肉、活鸡、面线、衣服、聘金等去女方家。其他聘礼都已准备妥当,本来猪肉也可提前备好,但吴大山觉得猪肉以新鲜的为佳,决定现宰现送。吃罢早饭,淡蓝色的烟雾渐渐散去,吴大山和父母准备出发去送聘礼。正在这时,村头竹林那边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寻声望去,一匹黑马从山坳下曲曲弯弯的石板路上急驰而来,马背上坐着两个人,前面策马扬鞭的是个马夫,后面的是个衣着整齐的后生仔,看装扮像是外乡人。闽西山多,出门几步便是坡,但一般的客家山民进进出出都靠步行,即便翻山越岭赶几十里路也是如此。马在这里并不常见。只有遇上十万火急的事,才肯花钱从县城或汀江码头边雇马。这马一早就赶到思源村,跑得又是这般火急,村民们便有一种预感,来人必有急事。马在村口停下,马夫让马歇息,后生仔急急下马,向在溪边洗衣的村妇问了句什么,随即快步往兴华楼走来。同时村妇就喊:“大山,有人寻你!”说话间,后生仔已来到吴家门前,对吴大山说:“大山兄弟吧,我叫阿水,从台湾归来的,有人捎给你一封信。”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过来。吴大山一看信封上熟悉的笔迹,就晓得信是谁来的。他以为是一封普通的问候信,拆开一看脸色却凝住了。信是台湾的世交罗复华写来的,说他的老妹罗梅身患疟疾已有数月,寻遍台湾名医,未见好转。眼看病情日渐严重,如不抢救生死难料,恳求吴大山速往台湾救人。罗复华是广东梅县客家人,祖上也是从永定迁徙过去的,两家人的交往已经延续几代。吴家行医,罗家经商,吴家经常托罗家从外地采购珍稀药材。罗家经商极守信用,吴家把钱交给他们,指定买什么药材,他们总会想方设法买到那种药材,从不缺斤短两、以次充好。吴家偏居乡下,却能购得各地的珍稀药材,给人医病功效更加神奇,这其中就有罗家功劳。罗家到各地经商,时常跟人说起永定的医生,久而久之吴家便名声在外,时常有人远道而来,慕名求医。可以说,吴家成为名医,医术固然是最要紧的,与罗家的引荐也密不可分。吴大山和罗复华彼此年龄相仿,关系打小就很密切。几年前罗复华带着妹妹到台湾经商,奔波在海峡两岸,俩人见面机会少了,但感情上仍很亲近。本来吴大山猜测罗复华会回梅县过年,还打算正月里去串串门聚一聚。谁知罗复华没有回来。吴大山感到纳闷,没想到原来他老妹罗梅染上了重症。吴大山将阿水让进厅堂,招待他吃茶,询问具体情况。阿水也讲客家话,但口音与永定客家不同,听去像是潮汕一带的。一问,果然是潮州客家人。原来阿水是个水客,常年驾船往返于台湾与闽粤之间,帮人运送货物,偶尔也自己贩运一些杂货。罗复华经常请阿水运送货物,两人交情颇深。阿水其实大年二十就已回到潮州,但回来前罗复华特地交代,要等正月初五“开小正”之后,才能把信交给吴大山,以免吴家过年过不踏实。阿水晓得罗复华为妹妹的病着急,又不能违背他的嘱咐,于是正月初四就从潮州动身,逆汀江而上,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来到永定,今天一早从江边码头雇了匹快马,速速赶到思源村兴华楼。听说罗梅患病,吴大山一家都围上前来,向阿水打听情况。吴大山问老父亲:“阿爸,我去吧。”吴大山兄弟三人,都学医,在当地都有名气。但大哥二哥已经成家,有了幼儿,去台湾这么远的地方,显然有所牵挂。吴大山排行最小,在兄弟三人中医术最精,加之尚未成亲,跟罗复华关系也最要好,由他去台湾最合适不过。老父亲点了点头:“好,你去。”阿水说:“过两天我要去台湾,你跟我一起去,我会送你到复华哥家。等医好罗梅的病,再把你送回来。”他交代了行程事项,就先告辞而去。等阿水走后,老父亲担忧地说:“你去台湾,别的我不担心,就担心何家有想法。本来我都跟何家讲过,等扎定之后,尽早挑个好日子,让美英过门。何家也同意这个想法。这一去台湾,最快也得半个月才能回来,迟了可能得个把月。我怕何家误解。一会儿去何家,得多讲几句好话,好好解释清楚。”吴大山最担心的也是这个。眼看着何美英就要过门成亲,这个节骨眼上他却要飘洋过海去台湾,要是何美英不同意,或者不乐意他去,那还真有些麻烦。

  1895年早春,天还有些许寒意,清晨起来,闽西永定客家土楼兴华楼的瓦顶上还结着一圈厚厚的霜,村旁的山涧里随处可见露水凝结的冰碴,思源村的客家山民们就早早忙碌开了。正月初五,是客家人“开小正”的日子。传说这一天财神从天上下凡,将给勤快的人们带来福气。为此客家人把这一天作为“开市”、“开工”的吉日,经商的在这一天开门做生意,祈求开市大吉,财源广进;种田的也在这一天开始下地耕种,祈求六畜兴旺,五谷丰登。过年过到初五,也就意味着出了“年界”,春节的悠闲、放松告一段落,客家人又该忙活新一年的生计了。

  初五一早,兴华楼的年轻郎中吴大山把家门打开,和父亲一起,在门口摆上一个精致的香案,插上香烛,摆上酒茶果品、鸡鸭鱼肉,礼拜财神。等长寿香燃烧过半,吴大山烧了一叠金银纸钱,稍顷又点燃一串长长的鞭炮。一时间,劈劈啪啪的爆竹声在土楼回响,山坳里飘扬起浓烈的硝烟气息。吴家是当地的中医世家,在闽西、粤东客家地区赫赫有名。爆竹声一响,村民们便晓得,吴家又开张了。

  次日一早,吴大山挑着行囊离开土楼,来到汀江岸边的古镇峰市。峰市坐落在汀江中游,依山傍水,地方不大,却是沟通闽西、潮汕的水路交通重镇,从这里坐船逆流而上,可达上杭、长汀;顺江而下,可抵潮州、汕头。闽西客家人去台湾、下南洋,大多从这里走水路,取道潮汕而行。虽然春节刚过,汀江上南来北往的船只却有不少,峰市码头显得颇为繁忙。

  吴大山将阿水让进厅堂,招待他吃茶,询问具体情况。阿水也讲客家话,但口音与永定客家不同,听去像是潮汕一带的。一问,果然是潮州客家人。原来阿水是个水客,常年驾船往返于台湾与闽粤之间,帮人运送货物,偶尔也自己贩运一些杂货。罗复华经常请阿水运送货物,两人交情颇深。阿水其实大年二十就已回到潮州,但回来前罗复华特地交代,要等正月初五“开小正”之后,才能把信交给吴大山,以免吴家过年过不踏实。阿水晓得罗复华为妹妹的病着急,又不能违背他的嘱咐,于是正月初四就从潮州动身,逆汀江而上,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来到永定,今天一早从江边码头雇了匹快马,速速赶到思源村兴华楼。

  回到兴华楼,吴大山立即着手收拾东西,根据罗复华信中介绍的罗梅的病情,准备好相应的药材、必要的器械,打点去台湾。

  下船来到陆地,吴大山总觉得脚下的地在晃。难道台湾岛是漂在大海上的,这么不结实,踩一踩就会摇晃?往头顶上看,天竟也有些晃。他晓得了,不是地在晃,是他自己的脑袋在晃。他使劲地眨眨眼,定了定神,慢慢地感觉才好一些。

  等阿水走后,老父亲担忧地说:“你去台湾,别的我不担心,就担心何家有想法。本来我都跟何家讲过,等扎定之后,尽早挑个好日子,让美英过门。何家也同意这个想法。这一去台湾,最快也得半个月才能回来,迟了可能得个把月。我怕何家误解。一会儿去何家,得多讲几句好话,好好解释清楚。”

  阿水说:“过两天我要去台湾,你跟我一起去,我会送你到复华哥家。等医好罗梅的病,再把你送回来。”他交代了行程事项,就先告辞而去。

  老父亲往水烟筒里填上一小团烟丝,点燃,咕噜咕噜吸上几口,一边看着吴大山收拾东西,片刻问:“你一个人去,行不?”吴大山晓得,父亲是担心他的医术。他答:“应当可以吧。”老父亲放下水烟筒,转身上楼,吱吱呀呀打开一个沉甸甸的木柜,拿出一只古老的檀木盒子,下楼交给吴大山,要他带上。

  听说罗梅患病,吴大山一家都围上前来,向阿水打听情况。吴大山问老父亲:“阿爸,我去吧。”吴大山兄弟三人,都学医,在当地都有名气。但大哥二哥已经成家,有了幼儿,去台湾这么远的地方,显然有所牵挂。吴大山排行最小,在兄弟三人中医术最精,加之尚未成亲,跟罗复华关系也最要好,由他去台湾最合适不过。老父亲点了点头:“好,你去。”

  吴大山在舱里躺了两天两夜,迷迷糊糊觉得船不那么晃了,脑袋也不那么晕了,试着站起身爬到舱外一看,发现船已在一个简易的码头边停下。左右看看,旁边还有几艘帆船,码头上有几个人在搬运货物。再往远看,岸上山峦起伏,绿树成荫,跟潮汕并无两样。但这分明不是潮汕。正疑惑,阿水告诉说:“到台湾了。”

  罗复华是广东梅县客家人,祖上也是从永定迁徙过去的,两家人的交往已经延续几代。吴家行医,罗家经商,吴家经常托罗家从外地采购珍稀药材。罗家经商极守信用,吴家把钱交给他们,指定买什么药材,他们总会想方设法买到那种药材,从不缺斤短两、以次充好。吴家偏居乡下,却能购得各地的珍稀药材,给人医病功效更加神奇,这其中就有罗家功劳。罗家到各地经商,时常跟人说起永定的医生,久而久之吴家便名声在外,时常有人远道而来,慕名求医。可以说,吴家成为名医,医术固然是最要紧的,与罗家的引荐也密不可分。吴大山和罗复华彼此年龄相仿,关系打小就很密切。几年前罗复华带着妹妹到台湾经商,奔波在海峡两岸,俩人见面机会少了,但感情上仍很亲近。本来吴大山猜测罗复华会回梅县过年,还打算正月里去串串门聚一聚。谁知罗复华没有回来。吴大山感到纳闷,没想到原来他老妹罗梅染上了重症。

  吴大山一看信封上熟悉的笔迹,就晓得信是谁来的。他以为是一封普通的问候信,拆开一看脸色却凝住了。信是台湾的世交罗复华写来的,说他的老妹罗梅身患疟疾已有数月,寻遍台湾名医,未见好转。眼看病情日渐严重,如不抢救生死难料,恳求吴大山速往台湾救人。

更多

章节目录


那年那兔那些事抗战版  抗战那些事小品视频  抗战那些事小品剧本  抗战那些事小品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军事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