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三国田畴传小说

三国田畴传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宝气瘸子

时间:2021-04-01

小说简介

韩当:“当与小郎君以心交,怎奈以阿堵相污耶?没用身当报小郎君,未是时耳”  下回分解田畴如何称霸三国。  瘸子处女作,决不太监 三国田畴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日落的阳光总是留下引人注目的长长的黑影,将正在向前奔行的一前一后两健骑的影子拉得两三丈长,马上的幽燕汉子显得异常的威武,即使因前行而略微前倾的背也足有一股虎熊之气。从马上沉重的长制兵器可以看出手上武艺不凡。。……

《三国田畴传》情节预览:

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幽州除了汉民族以外,还生活着许许多多的其他民族,这是边境地区的特色。北方的游牧民族一直是中原王朝的大患,几千年来大都是这样,除了来自西方的吐蕃。为了抵御北方游牧民族,中原王朝大多是采用防守战略,当然也有几次大的战争深入了游牧民族的腹地,给予了重大打击,但是总也是消灭了一个后,在这被消灭的民族的地方又会崛起一支庞大的游牧民族和中原王朝争夺人口和土地,这和中原王朝的实力以及当时的气候有很大关系。

  根据这一天在雍奴所见所闻,加上小道这怪异的问题,田畴料想这雍奴县的“刑狱县令”绝对有什么问题,这雍奴县的衰落根源也许就在这县令身上,这样的话将异族叛乱的消息报告给这县令不知有用没有。先把这县令打探清楚在决定如何行事,如果这县令真的不堪的话,就要另想办法了,不过会平白耽搁许多时间,田畴这样想。

  “义公兄,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田畴把视线从地上的尸体转回来,对着赶上来的韩当说,“最近几年这幽州不太太平了。”这几年时常发生叛乱,朝廷都渐渐力不从心,这也正是男儿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但,还是先回家看看母亲病情如何,田畴这样想。

  “好。”韩当点了点头。

  “小兄弟,快给俺说说什么趣事。”韩当兴趣倒是被勾了起来,但是小道却不说了。

  这小厮一定是还没忘记刚才的过节,扭过头不说话,只是把他那冲天的辫子对着田畴,还向韩当哼了一声。

  “义公兄,我前去看看,出了什么事?”话音还未落,田畴就策马向村子奔去。

  确实,灾祸是具有毁灭村寨的能力的,一场大的瘟疫是恐怖的,这在村民来说是难以抗拒的,要么远逃他乡,要么守着等死,然后在家里或是在野外腐烂,瘟疫是令人谈虎色变的东西。战争却是更加令人恐惧的,因为战争之后往往就是瘟疫,战争的直接伤亡只是死亡人数中很小的一部分,战争死亡时有选择性的,瘟疫却可以成片的杀伤。

  韩当也发现了这村子的奇怪之处:“不会是遭了什么殃祸吧?”

  从韩当脸上看到了一丝不安,把箭支去了过来,一眼就发现了与众不同,这箭支的羽毛是优质禽羽,箭头是上等精铁制成的,通体玄黑,光泽十足,这样的话事情就严重了。游牧民族的箭头有的是用骨头制成,有的是用铜制成的,只有很少的是用铁制成的,精铁制作就少之又少了,大多都是上等贵族才会配有。这次肯定会是一场大战,不知又会死掉多少人。

  幽州之地的食物比较单调,平凡家庭都是一日两餐,更别说这天灾不断的时候了。

  雍奴县属于渔阳郡,是渔阳郡少有的大县,人口牲畜众多,经常会看到各民族拉着许多货物来这儿交易。两年前田畴游学之处经过过雍奴,还流连了几日。那时,雍奴县城城墙高大,城墙根杂草都很少,城门从早市开始一直到太阳落山前都可以看见有人带着货物进出城门,在城外都可以看见很多摊贩,讨价还价的声音十分嘈杂,在白天很难寻到一处安静的地方,这儿货物种类齐备,这吸引了个族的大量的商人到来,他们都可以在这儿自由交易,来这儿买卖皮毛,盐茶等。

  这个村子规模不算太大,田畴一会就靠近了村子边沿,这边塞地区的村子大多只有几十户,甚至更小,城镇里面倒是规模不小,各民族在这些据点里贸易、生活。从这村头就可以看见这村子一定是遭遇了兵祸,场面十分惨烈,令人不忍。房屋的确是大多毁坏了的,是人为的毁坏,很多房屋有被大火焚烧过的痕迹,大火应该熄灭一两天左右,焚烧过的梁柱上的木炭还很新,锃亮的,十分有光泽,房屋里面也是一片狼藉,从残留的东西可以看出有被洗劫过的痕迹,地上有破损的陶罐和一些木杖,篮子也是倒扣在地上的。村子外还有几具尸体,都是马刀所杀,松软的小道上有很明显众多马蹄踩踏过的痕迹。这是边地游牧民族所为。

  这城里确实也和两年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不过这和田畴倒是没有太大的关系,只管将消息报告给县吏就是完事儿,回无终才是正事。

  “义公兄,这天黑了。”前一汉子头略微左转,对悍勇汉子说道,眉上有几分忧急。

  草原上的草上还有水露,马蹄踩踏在上面会发出急促的水声,离开地面的时候还会带出一串串小水滴。田畴和韩当两人一大早就离开了那破败的小村子,骑马向着雍奴行去,希望早日把战乱将至的消息带给雍奴县令。

  牵着马,走在淅淅零零的道路上,田畴和韩当向县衙走去,轻车熟路的,一会儿就到了县衙。此时这县衙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在向着里面张望,场面都点混乱。这里倒和街道上冷清场景大不一样,纵然是一身武艺,田畴二人一时半会儿也挤不进去,便想了解下这里的情况。

  这悍勇汉子,姓韩,单名一个当,是幽州辽西郡令支人,为人豪爽。这韩当家业颇为清寒,不似那田畴家资丰足,打很小就是一人,既没有远亲,父母也老早不在了,一个人晃荡,这在幽州边境之地很是正常。自从和田畴相交后便在无终定了下来,平时多得田畴资助,韩当对于别人闲言碎语也不在意,常言:“当与小郎君以心交,奈何以阿堵相污耶?有用身当报小郎君,未是时耳”,有人佩服,有人鄙夷。田畴离家去游学韩当也便同田畴一块儿离开了右北平。

  “义公兄,倒累得你了。”义公的安慰却是有效,子泰脸上的担忧之情消退不少,毕竟担心也是没用的。

  韩当疑惑就是因为,普通百姓都知道,刑狱不是县令的职责,自然有县丞县尉负责缉拿审理,而这雍奴县令却得了个“刑狱县令”的称号,实属逾越之权。县令长虽是一县最高长官,在职位上高于县丞县尉,但却也不能这样做,对于雍奴县,这不会是好事。

更多

章节目录


田畴传翻译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军事小说推荐